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8章
尹志平听了赵志敬这一句话,惊得差点跳起来,惊问道:“什么?杨过!那小龙女过关不是易如反掌么?”赵志敬扭着头看着自己的师弟,一点都不奇怪这人的反应,作为生前怎么都斗不过自己的傻道士,除了长了一张不错的脸之外还真是一无长处。他缓缓的说道:“要是这么简单就怪了。要知道这天下男人皆有重视之事,为官着或重权或重名,为民者或重财或重寿,为侠者或重武学或重名望。这杨过不好名利,武学又是巅峰,唯重的就是那『情』,可杨过笑傲一生,也有所憾,就是被你夺取的小龙女的处女红丸。”赵志敬说到这里就看到尹志平果然出那种自得的神色,不由撇了撇嘴,很是鄙视了下自己的师弟,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这高台之上的事情,必然是被杨过看个清楚的,而他身上必然有所制,所以才不能登台阻止。呵呵,要是我让更多的人污这小龙女,杨过会怎么想?小龙女不是了我的臭脚了么?嘿嘿,我还有更深的侮辱手段等着她呢!既然她想提高奴得以过关,难道能逃得过,难道会推?呵呵,等到时我让这小龙女甘于饮人之,乐于食人之粪,你说,这些落在杨过的眼中,他会怎么想?哼!我就不信他能受的了!”尹志平听到这里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赵志敬的这种说法和安排,想到了小龙女那种甘于受辱的样子,道袍之下的那又有了昂然之势。

 看到不远处公孙止快速的耸动突然停止,随后便缓缓出了巴,那粘着各种粘猥琐的低垂在公孙止的下,这边的两人就鄙视的撇了撇嘴。

 而小龙女如愿的让公孙止迅速的出之后,也有了一些自得,好心情之下,她转过身子,跪坐着要为公孙止清洁那

 “嘿嘿,柳姑娘,某刚才将你的如何呢?看你都不由自主的摇股了,还当着众人叫了呢!”“是呀,龙儿让公孙先生的好呢,公孙先生真厉害,龙儿差点就受不了又要了呢!”小龙女平时眼前那,不由得想到。

 (果然不大!哼!和尹志平的差太远了,更别说和赵道爷的比了!)小龙女一想到赵志敬那巨大的,就抑制不住想要让赵志敬狠狠的自己。她脑子都是那乌黑油亮的,想着它能在自己紧窄的小或是狭长的后庭菊花里狠狠,心底里就泛起了一阵幸福的感觉。而哪怕不能被的高,小龙女也希望能用嘴巴好好赵志敬那

 不过想着这些,小龙女的嘴巴和舌头也丝毫没有停顿,温顺的舐着公孙止的。直到上面本属于小龙女的和一些属于公孙止的都被她进肚子的时候,小龙女才示意公孙止已经结束。

 就在小龙女缓缓的起身,准备走到赵志敬和尹志平方向的时候,不远处的赵志敬便高声说道:“龙姑娘,刚才你自称要做本道爷的母马。不知道算数不算数?”小龙女一愣,然后微笑着回答道:“龙儿自然是愿意的,道爷请不要嫌弃!”赵志敬听了小龙女这一番回答,点了点头,说道:“从没有见过母马用两只腿走路的,你这只母马该不会是假冒的吧?”小龙女一听赵志敬这番话,自然直到他的意思,忍住心中泛起的屈辱和道内的一阵阵快,她缓缓的跪下,四肢着地的飞快的向赵志敬和尹志平的方向爬去。

 看到这一幕的公孙止也愣住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对着不远处的两人拱了拱手,说道:“赵道长尹道长果然厉害,能让柳姑娘甘心为奴,在下佩服的紧,不过,此间事了,某就先告辞了!”公孙止当然不想就这样离开,他还想着继续小龙女呢,但是现在的现实是他没有这个本钱了,而与其在这里缓缓恢复,看着别人在一旁猛自己心中的玉人,他更希望能远走他出,等本钱恢复,再过来讨要一番。

 赵志敬可是自得的很,连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就那样大马金刀的作者,抱拳说道:“先生且去,贫道就不挽留了,待有机会还请公孙先生再次登临,到时候再看先生一展雄风,再把这母马个痛快!来,你这奴,刚才被公孙先生的那么舒服,也不去答谢一番?”小龙女抬起头看了一下赵志敬,然后转过身恭敬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说道:“龙儿谢公孙先生刚才的之恩,龙儿再次叩送公孙先生了。”小龙女说完并没有抬起身子,而是继续保持着美人磕头的姿势,丝毫不动!

 公孙止一点头,说道:“好,某在此多谢道长成全了。后会有期!”看着公孙止消失之后,赵志敬伸着大脚丫子狠狠的踹了一脚小龙女的股,说道:“你这奴还真被那人了?”“呜!”小龙女被赵志敬这一脚踹的不轻,一下子向前跌了半个身子,不过她丝毫不觉得委屈和难过,只是转过身子,给赵志敬磕了个头说道:“龙儿没有,龙儿只是顺着赵道爷的话,龙儿被他的很不舒服,一点感觉都没有!龙儿只会给赵道爷和尹道爷,才能的晕过去!”“哼,这还差不多!刚才你已经了我的脚了,来就给我师弟也洗洗脚吧!”虽然心中已经料到这样的结局,只是小龙女心中还是产生了一丝凄苦,可是她也说不清这凄苦究竟是缘何而生。

 想着赵志敬的无和自己的无奈,想着杨过的无辜和尹志平的无情,为了能狱,小龙女任命的转向尹志平。

 看着尹志平安坐在太师椅上,小龙女轻轻摆动自己的一双玉臂,缓缓的给尹志平褪去一双道靴长袜,那一双脚掌就如同赵志敬一样,泛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小龙女真的是占尽了美貌的好处,洁白无瑕的玉体跪坐在那里,玉手请抬,捧着肮脏的男脚,缓缓将它移到自己的面前,檀口微张,不同于为赵志敬清洁脚掌那样从脚背开始,这次的她先从尹志平的大脚趾开始。

 而尹志平看着眼前这让自己眷恋一生,最终害自己命丧终南山的绝美容颜,那本不属于的玉体静静的跪坐在自己面前,这种种一切总让他觉得不真实。只是脚趾上传来的温热的感觉,无疑昭示着这一切就是真实的。

 看着自己的大脚趾,消失在那粉的双间的时候,尹志平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仿佛这一刹那的足感,胜过将入小龙女的身体一般。

 尹志平的一只脚掌在小龙女的舐下,无比的舒适,而他微微的向后靠着身体,让自己自然的享受着。

 赵志敬看着尹志平这么被服侍,当然会忍不住一腿。他连人带椅出现在小龙女的身后,随后伸出一只大脚顶了顶小龙女的股。

 小龙女也识趣的微微将雪抬起了一些,不出意外的,赵志敬的大脚趾如愿顶进了小龙女的小内。

 感受到道媚的紧裹热,赵志敬就开始不停的活动着大脚趾。而小龙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刺的开始微微的呻起来。

 小龙女自己也很奇怪,这脚趾完全比不上公孙止那巴,可带来的快真的就比公孙止拼命的狠要大的多。她也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注定要成为赵志敬的奴隶,也只有他能给自己期盼的那种狂野的快乐。

 尹志平一只脚被小龙女仔细的服侍着,另一只脚则如同赵志敬之前的那样,顶在小龙女的一只房上,反复的踩踏,

 赵志敬看着自己师弟在那边学自己之前的样子,嘴角就泛起了一丝笑,不过他很好的掩盖住了。而这时候,他又将另一只脚掌也伸过去,这只脚掌的大脚趾如期的顶在了小龙女的后庭之上,稍稍费了一些力气,也顶了进去。

 这时候,赵志敬两脚轮用力并吩咐小龙女要自觉的套。小龙女当然很乖的让自己的身体起伏,让那脚趾能顺利的进出自己的美和后庭。

 “哈哈,你这奴刚才被我和师弟两人一起眼,现在让我两脚趾一起,你还真是个天生的下奴!哈哈!”小龙女没有丝毫回答,只是快速的起伏自己的身体,并且同时飞快的舐着尹志平另一只脚掌。

 待到小龙女清洁完尹志平的一双脚掌之后,赵志敬示意自己的师弟停止,两人就都停了动作。

 小龙女一察觉赵志敬收回了他的一双脚掌,就转过身,跪坐到赵志敬的双腿之间。

 这时,赵志敬说道:“奴,刚才你被晕过去,爬在那边都开始发自己的了,味道怎么样?习惯么?”小龙女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未来一般,低低地垂下了头,回答道:“龙儿晕过去了,并不知道自己的味道,而且龙儿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赵志敬“哈哈”一笑,说道:“不如本道爷赐你一泡,如何?也让你好好品尝一下。要知道为人奴,这饮是必经之路,既然你说要做本道爷的奴,怎么能少得了这一步呢?”小龙女心头默默苦笑起来!

 (还是逃不过,还是逃不过,那梦中的景象莫非会成为必然,龙儿要被灌喂粪不成?难道龙儿最后还要被差遣去给那些鬼差污不成?难道龙儿做的不够?过不了关?过儿!过儿…)想到这些,小龙女丝毫不犹豫,恭敬地给赵志敬磕了一个头,回答道:“龙儿谢赵道爷赐!”当小龙女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赵志敬手掌之上依然出现了一个茶盏,而赵志敬右手托着茶盏碟,左手揭开茶盖,将茶杯缓缓的置于自己之下。

 小龙女看到赵志敬那硕大的,脸颊不由得红了。

 而赵志敬深深的了一口气,状如鸡蛋的头顶端的马眼微微一松,一股金黄就飞入茶杯之中。而就在将要溢出之前,这就突然停止了。

 只是,这飞溅之下,又几滴已经落在了赵志敬自己的手指和手腕之上。

 赵志敬看着自己的手,缓缓将茶盖盖住,那金黄和冒出来的丝丝白气就消失在赵志敬手上的茶盏之中。

 “奴,就先给道爷清理下手吧!”

 赵志敬吩咐道。

 而小龙女很是乖觉的将绝美的脸颊凑了过去,飞快的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粉的舌头包含口水,很快的就将赵志敬手上的了个干净,而小龙女也很自然的将那些混合着自己的口水咽进了自己肚子。

 赵志敬看到此处,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赞赏,他将茶盏微微地向前递了递。

 小龙女俯下身子又磕了一个头,恭敬的谢道:“龙儿,谢道爷赐!”说罢,就抬起头,伸过手,要将那一盏金黄接过来。

 而赵志敬这个时候,却伸出手拦了下来,对着小龙女说道:“这盏,你可不能喝的太快,你要细细的品尝它的味道,细细品味它的感觉。”小龙女低着头,恭敬的回答:“龙儿遵命。”赵志敬这才收回了阻拦的手,而小龙女也恭敬的用双手将那茶盏接了过来。

 小龙女双手持着茶盏,将它置于自己的前,转而左手松开,进而要解开茶盖。而茶盖一揭,小龙女就看到自那金黄之上泛出的丝丝白气,而腥臊的味道扑面而至,连带着各种感觉钻入了小龙女的脑海。

 秀美拔的峰,粉俏丽的头,洁白无瑕的肌肤,成了这盏的背景,小龙女就这样微微的俯下脸颊,轻轻的闻着自茶盏之内散发出的那种腥臊之气。

 而这过程小龙女面色淡然,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似乎那一盏茶之中的真的是绵香的茶水,而非水一样。

 如果忽略茶盏中的体,这仕女品茶是一幅非常优美的画面,淡雅的姿势,跪坐的姿态,绝美的玉人,一盏幽香的清茶,如是所画必是佳品中的上品,绝美的《仕女品茗图》也只有如唐伯虎般的人物才能将她渲染于纸上。

 只是,这玉人品,实在是说不出的靡!

 无论是赵志敬还是尹志平,在此时此刻都呆住了,丝毫不敢打扰到小龙女跪坐在那里品

 而台下其实也一直不曾断过喧嚣,只是没有尹志平赵志敬两人的授意这些声音完全传不到台上去,而此时此刻,台下也变的一片安静。就怕不经意的声响打扰到了这绝美的画面。众人无不屏息静气,想看着那绝美清纯的小龙女,如何像品茶一般将那一盏饮下。

 小龙女似乎是已经很习惯了茶盏中散发出的气味,她缓缓的低下了头,将一双红凑近了茶盏,而她的右手也微微抬起,让茶盏更接近双

 即便是这已经无比接近角的时候,小龙女还似是有意无意地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似是要将那冒个不停的白气吹去,也似乎是怕被烫到一般。

 小龙女在这白气的熏染下,双眸之中也含着雾气,当上印在盏沿之上,浸入之中的时候,小龙女的心彻底的被撕开了一条隙。

 而她微微的倾倒着茶盏,缓缓的这茶盏中的,让那些污秽之物优雅的入自己的檀口。

 当真是优雅至极,即便是极其污秽的事情,让小龙女去做,也能让人如此赏心悦目,不得不说,小龙女是天下中美女的头筹,也是典雅的典范。

 当温暖的透过自己的双入自己的口腔之中,小龙女的舌苔都沉浸在的浸泡之下。她没有如同先前一般,飞快的咽下,而是缓缓的品尝。放松自己的舌头,放松自己的口腔。将茶盏如持着珍宝一般又置于双之间,这才缓缓的将咽下。而即便这样,小龙女也极尽的去体会经咽喉,顺着食道滑入自己的胃部的那种感觉。

 感受男人的秽物,顺利的占据了自己的内脏,小龙女的情再一次泛了起来。

 又是如前,将茶盏抬了起来,小龙女缓缓的继续引用着,没有丝毫的不耐,没有丝毫的抗拒,没有丝毫的恶心,没有丝毫的厌倦,那双美丽的眼睛中的雾气却不曾散去。

 茶盏中的渐渐少去,口腔中的舌苔反复品尝,琼鼻反复闻听,小龙女让那盏赵志敬赐给她的反复占据自己的身体。

 这个过程无疑是绝美的,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这幅画面怎么也想不到茶盏中渐渐被玉女饮尽的金黄体,会是赵志敬刚刚撒出来的

 赵志敬看到小龙女终于缓缓的将茶盏中的残汁也一饮而进,雪白的脖颈上轻轻动,显然是全数落入玉人的胃部。他很是满意和自得地点了点头,问道:“感觉如何?”  m.WUwXs.Com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