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7章
“你是谁?”想不到,赵志敬还没有问,那个假冒的“小龙女”却问了过来。

 “我!我是杨门龙氏!”

 这已经有些淡忘的自称,再次从自己的嘴里发出去,让小龙女在内心深处升起了无比的自豪感!

 正当小龙女要运起玉女心经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两人的时候,那种可以阻隔一切的雾再次出现,转瞬间小龙女眼前的两人消失不见,而刚刚那种靡的气氛也已经消失了,转而化作一种让人琢磨不清的惘。

 消失不见的不仅仅是赵志敬和假冒的“小龙女”同时消失的还有刚刚被小龙女我在双手之上的君子剑和越女剑。

 小龙女现在才知道自己刚刚看到的不过是幻境而已,想来现在自己仍然是在狱之中。想到自己一之间先是被生前毁去自己处女之身的尹志平再次破身,还在众人面前被他到晕厥,随后又被尹志平和赵志敬连番辱,以至于彻底崩溃,再到竟然为了提高自己的技巧而拜倒在赵志敬身下,甘心为奴,甚至是舐他那双臭脚。小龙女心头就有万千不甘心,有万千屈辱和无奈,只是想着过关之后可以和杨过长相厮守,这种腻烦的心情才稍稍转好。

 想到这里小龙女不由得想到刚才在台上那种种的一切,就是这样想着小龙女就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一阵阵酥麻,一阵阵腻,一阵阵热一下子自她的小处窜到浑身四肢百骸。

 “啊!”小龙女一声轻哼,一下子跌坐到了地面之上,这个时候那种刻骨噬心的情一下子又回到她的心头。

 (过儿!过儿!如果你在就好了,如果你在,你一定会好好的疼爱龙儿的对么?龙儿好想你呀!即便,龙儿再怎么肮脏,再怎么…龙儿都是你一个人的,心都是你一个人的!求你了,过儿,不要嫌弃龙儿,不要抛下龙儿,龙儿只是你的,只是你的…呀!龙儿又想了,龙儿又想了!过儿,龙儿又忍不住想要了,不要怪龙儿好么?)小龙女生前并非是贪之人,即便是和杨过双宿双栖的隐居在古墓之内,即便看不到凡世的繁华,即便人到虎狼之年,小龙女都不曾为男女好之事如此的执着过。

 只是,这个时候,那种靡的感觉再次泛了起来,刚才小龙女和赵志敬好,和赵志敬的那番对话一次次萦绕在她的心头,她的脑海。

 想着那些靡的对话,想着女子下的言语,小龙女的就更加深邃,一个人如同软泥一般瘫坐在地上。

 (龙儿好想要,好想要呀!龙儿…)

 小龙女的一双万人赞誉的雪白美腿优美的分开,那人的粉一阵阵泛出水,显示着主人对于情爱的饥渴。

 而小龙女那绝美的容颜也高高抬起,看向天空那片虚无,一双微微眯起的美眸,尽是混沌的情,似是终于难以忍耐一般,那优美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高高扬起,而喉咙间微微的呻也从两篇娇媚的双中传了出来!

 “啊!嗯!啊!”小龙女还没有学会如同妇那般的叫声,只是这简单的嗯啊之语就可以看出她清纯的本

 一只雪白的玉臂缓缓移动,秀美的手掌一下子覆盖在那处无人美之上,如葱似玉的手指轻轻的碰触在蒂的包皮之上。

 仅仅是这一触之下,小龙女的快就如同闪电掠空般陡然出现。

 而另一只手掌一下子就攀上了自己拿立如峦的房之上,粉晶莹的头在小龙女细白的手指的捏之下,变换着样子,美丽的房也被手掌迫着变化着形状。

 一切的一切都表现着玉人自的美丽。

 这本是靡的景象,由于主角是小龙女这种清丽绝尘的美人丝毫不会给人秽不堪的感觉,反倒是让人觉得如此景象又让人心旷神怡心向往之的感觉。

 “哈——嗯——”小龙女的娇再也抑制不住,频繁的自她的檀口之中发出。

 轻抚在小上的手指也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本是轻蒂的一食指换成了大拇指,而替换下来的食指却和中指无名指一起挑着小外面的两片绝美的,那种淡淡的粉似乎和娇媚的白色手指一起都要溶化一般。

 美人的脸庞白皙而绝美,自的轻和快让她的双颊之上染上了妩媚的酡红。只是,这靡的样子,更加让人难以忍受,却也丝毫不觉得下

 小龙女一只手掌捏的房和头已经开始飞快的变化着形状了,而抚着自己一对的手指,也转而开始不停的进出自己的美,唯一不变的是按在蒂之上的大拇指,只是大拇指也加快的了运作的节奏。

 这飞快的,飞快的捅拔,飞快的,那变幻着得娇媚的呻,高高扬起的美丽脖颈,自脑后垂下的如瀑长发都显示着美人已经渐渐接近高了。

 “嗯!啊!龙儿不行了,龙儿要到了,龙儿…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叫声,美人的双腿剧烈的颤抖起来,而那小中的手指也深深的捅了进去,娇弱得体腔如同充了电一样剧烈的包夹着,剧烈的痉挛着。

 小龙女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一双红色的嘴紧紧的抿在了一起。

 高的感觉一下子充了全身,而那久久不去的余韵让小龙女的意识再一次松弛下去,再一次迷糊下去。

 (过儿,你会不会觉得龙儿很呢?龙儿,真的有些了呢,居然忍不住想要。)想到刚才手指飞快进出自己小的时候,自己头脑中闪现的不是深爱着的杨过,而是那个赵志敬,想着的不是杨过的爱怜,而是赵志敬如同野兽般得疯狂,想着的不是杨过的英俊的面容,而是赵志敬那乌黑油亮的奇大以及上面如同鸡蛋一般的巨大头,小龙女心中就充了羞愧,自己是真的起来了么?

 (龙儿会不会真的变成那个样呢?)

 想着刚才“小龙女”和赵志敬的对话,她就深深的忧虑着,却又怎么都抑制不住心中泛起的那种期盼或是兴奋的感觉。

 不过小龙女还是能安慰自己,抚慰自己的!

 (龙儿这么做是为了过儿,是为了和过儿能长相厮守!龙儿想做赵道长的奴隶,想做他的奴隶,龙儿给他脚,不就是为了增强龙儿自己的奴么?不也只有这样才能承受住赵道长那巨大么?)想到这里,小龙女又想起自己晕厥过去的场景,那时候赵志敬像一个骑手一般骑在自己的股上,一巨大的深深地捅进自己的后庭肠道之内。那种火热灼烧的感觉让她怎么都忘不了挥不去,而当时赵志敬说要把自己当做马来骑,还说要让台下的人和自己配种生小马来养。

 这时的小龙女怎么都兴不起那种羞之心,也怎么都没有拒绝之意,只觉得自己真的想像一匹母马一样,让赵志敬骑到自己的背上,让自己驮着他走在众人之间,可惜这是狱,不是在凡尘。如果是在凡间,自己赤着身躯,让赵道长衣冠楚楚的骑在身上驮着他行遍千山万水,该是怎样的事情。这不就如同那只大雕陪着过儿一样,自己如同一只母马一般陪着赵道长么?

 (呜呜呜!人家想当道爷的母马呢,想让道爷向牲口一样养活自己,想…想做一只可以驮着主人的母狗,如果主人累了还可以让母狗伺候他!呀!龙儿…)小龙女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思维竟然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如同缰的野马一样难以驾驭,怎么不停地开始下了起来。

 而想到这些的小龙女,下体又是一阵被的感觉,虽然不强却无比清晰,这种感觉分明就是自己期盼的充实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不足和不够。

 被的感觉渐渐清晰起来,虽然不强,却也反复侵袭着小龙女的意识和她那渐渐,渐渐下污秽的思想、只是就如同小龙女怀疑的那样,这种感觉不够充实,不够强烈。

 小龙女缓缓睁开了美丽的双眸,虽然目光有些涣散,但是她还是醒了过来。

 奇怪的是小龙女现在是趴在地上,一双手臂自然的往身后伸着,完全是靠美丽的面容作为前面的支点,而身后的一双玉腿则优美的分开,高高撅起的股是最适合男人干的姿势。

 也确实是最适合干的姿势,因为小龙女的身后确实有一个男人在不停地耸动着股,不甚壮的具,不紧不慢的进出那人的粉

 小龙女也感觉到那种被人的感觉,虽然小传来的感觉还是不甚强烈,但是她还是扭过头想去确认究竟是谁在着自己。

 (果然,不是赵道爷,是公孙止这个家伙,怎么我的感觉那么淡,难道我已经开始适应起男人的具的了?

 “哈哈!柳姑娘醒了?刚才柳姑娘被赵道长当着众人的面一阵猛,没想到,竟然姑娘的后庭,也能让姑娘晕过去。”公孙止猥琐的取笑着小龙女,见她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龙姑娘不知道吧?即便你晕过去,还是的很呢!不但仰着身子自己房还不停地自,嘿嘿那场面真是让某忍耐不住,嘿嘿,不好意思,我就让姑娘高之后尝尝我这真货的滋味了。”(哼!和赵道爷的差远了,丝毫也不能给我感觉,不过也许真的是我增加了奴让我更能适应他了呢!)小龙女想到了这里,不由得有些兴奋,那是一种得偿所愿的感觉。

 (过儿,不要怪龙儿下,龙儿只有下才能增加奴,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赵道爷和尹志平一起龙儿,龙儿也不会晕过去,龙儿这样才能过关啊!只有这样龙儿才能和过儿长相厮守,过儿千万嫌弃龙儿!呜呜呜!)公孙止看小龙女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得加快了的速度,那不甚雄伟的巴开始迅速的进出美人的美

 可即便这样,给小龙女带来的快仍然非常有限,甚至都不能让小龙女发出那种人的呻,也不能让她不由自主的去合男人的干。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公孙止,不过这也并非小龙女真的“耐”了!而是别有隐情。

 虽然,公孙止四肢健全身无疾病,但是要知道公孙止在生前那是出了名的“管严”要说这公孙止也算是大唐名族,而传到公孙止这一代多娶一些妾开枝散叶那也是应有之事。只是这相貌堂堂的公孙止却不慎娶了一个母夜叉中的母夜叉——裘千尺。这裘千尺绝对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绝对的奇葩,不要说让公孙止公然纳妾生子了,就是他私下偷偷和小丫鬟有了一腿,都差点取了公孙止的小命。这公孙止能不怕那恶么?即便是和裘千尺好的时候,公孙止也不敢太过放肆,而自从有了公孙绿萼之后,这鲜有的事也彻底停摆了。公孙止不敢找人解馋,也不敢去随便碰自己老婆,最后实在是憋得狠了。

 不过,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方法,书中的颜如玉出现在公孙止的脑海里,而他的一巴出现在他的手掌上。可这自渎伤身,却也无法可想,公孙止就在不断的自渎中让自己本就没有什么的本钱,彻底赔光。

 而这也就造成了他和那种恣意爱怜舍不得过分侵伐自己子的杨过一样,不能让小龙女得打那种被赵志敬和尹志平出的那种毁人心智的快

 不过,小龙女欣喜着自己的奴生长,让自己更加能承受住男人的干之时,却也假意开始合起公孙止来了。

 那种让人难以克制的呻自小龙女的口中发出,如同堆雪一般的玉微微摇晃耸动,缓缓的合着公孙止的冲刺。

 这一切都让公孙止欣喜,他终于发下在自己“勇猛”的下,这清纯的玉人也有了让人心喜的反应。只是,他完全想不到这不过是小龙女高兴之余的一些施舍罢了!

 其实,就在小龙女和公孙止在高台之上彼此斗斗心之时,不远处安坐的赵志敬和尹志平却有着另一番对话,而这一段对话也会对小龙女的生做着无比的改变。

 尹志平不习惯像赵志敬那样赤着身体坐在高台的太师椅之上,方才之后穿上的道袍仍然工整的穿在他的身上,他有些恼怒的问着:“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赵志敬像是料定了一半,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问道:“怎么了?可是舍不得了?”尹志平眉头一皱,说道:“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何必要让别人来她呢?”“哼!你还是舍不得了。师弟,为兄不但要让公孙止她,还要让更多的人她!不但人多,而且多与她相识,只有这样为兄才能达到目的!”“这…这是为什么?”尹志平有些无奈的问道。

 赵志敬微微的摇了摇头,做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对自己的师弟说道:“师弟,也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她的奴!难道,师弟真的不懂么?”尹志平听了这话,大惊,问道:“什么?师兄你还真要帮她过关不成?”赵志敬这次给气笑了,说道:“当然不是,不但不是,为兄要让着小龙女彻底留在这狱之中,让你我二人好好把玩。”“那你还让她提高奴,要知道她被的越多,就越适应,到时候过了你我这关,她就真可能出得狱了!”“哼,你也知道的越多,就越适应?就算不去找别人她,在你我反复之下,这小龙女就能不适应么?”赵志敬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师弟,有一句话你听过没有?『牛越耕越瘦,地越耕越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正是这个道理啊!为兄知道,只要时间够,这小龙女过关是必然的。”“那你要怎样?要不,我们都不去碰她?”“呸!难道要道爷天天对着她还不去?这不如让我堕入畜生道,老子宁可做几辈子畜生,也不受这罪过。”赵志敬双眼微微眯起来,对着身边的师弟,说道:“你我不过是这狱中的挡路石罢了,但是除了我们决定小龙女去留的还有另外的三个呢!”“师兄说的可是那三个评判?”“正是,为兄一直觉得那三人绝非平白无故的不相关的三个人。为兄猜那其中必然有一人是杨过!”  M.wUWxS.cOM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