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5章
要说奴,小龙女生前被杨过万分宠爱,怎么可能有呢?

 即便是在这狱之中,小龙女也始终保持着那份清醒,就是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容忍眼前两人对自己的辱。

 但也正是因为那份清明和理智,使得被赵志敬踢出老远的小龙女一落地,就拼了命的往赵志敬所坐的地方爬去。

 “不是不想你家道爷的脚吗?怎么现在又爬回来了?”“龙儿…龙儿求求赵道长,请不要如此作践龙儿。”赵志敬看小龙女即便这样仍然不愿意给自己脚,脸上说不出的恼怒,而他扭头看向一旁静静坐着的尹志平,发现对方也完全没有帮一把的意思。

 “哼!等老子把这人调教的无比之时,再收拾你!”赵志敬再心头狠狠的想着,但是却完全没有想过,他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哼哼,你个人,是不是还是想着杨过那小子?”小龙女没有说话,之时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这一,似乎过的出奇漫长,而自己要和杨过长相厮守本就不容易,想着若是要惹恼这两人逃出狱就更加困难了。

 “赵道长,龙儿,却是很想念过儿,不过龙儿现在是真心想做两位道长的奴,只是,这脚…龙儿是在是做不来,还请道长原谅。”“哼哼,龙姑娘,想必你是知道的,若要过关,首先,就是能承受住台上之人的辱。其次,还要狱中的评判来确认龙姑娘挑战成功,龙姑娘,没错吧?”小龙女听了这些,点了点头,只是这狱中的评判究竟是何人,又在何处,却是茫茫无知!

 “既然是这样,龙姑娘若是不让自己暴涨,奴增强,别说我二人这关过不了,就算是下面的评判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的。”“下面?”小龙女扭头看向台下,那些本来形形的人,看上去似乎是在摇旗呐喊一般,只是,这一刻,一丝一毫的声音都传不上来。

 “这狱玄妙,龙姑娘不懂,本道爷也不懂,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三个评判就在下面。照我猜测,那些隐在一团阴影中的人,应该就是了。”小龙女低着头,想着赵志敬的话。

 (那些人是什么人呢?刚才讲甩上来的,有没有他们?他们都能看到我被辱的样子,要让他们满意,就要让自己的“功夫”更好,是么?可是,这和脚有什么关系?是呀!这和脚有什么关系?

 小龙女想到这里,就抬起了绝美的脸颊,对着赵志敬质问道:“可是,赵道长,若要通过狱,只要能受得住你和尹道长的,就可以了。这和给你脚有什么关系?”赵志敬等的就是小龙女如此的质问,他不怒反笑点着头说道:“龙姑娘说的没有错,这高,方能让自己耐,不至于被我和师弟或或讲你晕过去。刚才龙姑娘要拜贫道为师,学习技贫道本不答应,是龙姑娘苦苦相求贫道才应允的。”赵志敬说道此处,顿了一下,而旁边的尹志平双眼已经轻微的眯了起来,显然是留心思考自己的话语。

 “可是,龙姑娘,你要知道啊!这和奴,本就是相通的。你若要高,怎能不练奴呢?岂不闻,『!』『既』!两者部分高下先后,必然是同练为好了!况且,龙姑娘少于事,本身就耐不住男人的干,既然如此,当然以先练,后练为好!”小龙女低着头,也不说话,显然还是没有克服自己内心的方案和女人固有的洁癖。

 赵志敬当然知道小龙女天生就有洁癖,他自然也想要让小龙女且,但是完全没有让小龙女离开的想法。

 但也只有将小龙女调教成自己理想的那种奴,这狱之中方才不会寂寞。

 而若要调教小龙女,从其好洁这点入手,攻陷她固有的性格壁垒,反而是更好的办法。

 这脚,也不过是入门而已。

 小龙女怎么能想到这么多,她现在一心想着就是快点离开这狱,好与杨过团聚,可就是这样才让自己更加难过。

 (如果我为赵志敬脚,让过儿知道,过儿会怎么想我,那样的我还是过儿喜欢的那个龙儿么?台下这么多人看着,我该怎么办?

 小龙女绝没有想到,只要她开始这么想,就是落入了赵志敬的圈套了,而且只要她这么想,其实她自内心深处,已经认可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小龙女想要让自己离开狱,赵志敬又怎么能不知道小龙女的想法呢?

 只要让小龙女接受恶心而肮脏的调教,在台下众人的视下,想要一步步摧毁她的廉,摧毁她的人格,就不难了。这过关既是奖品,也是饵。

 让小龙女自己的臭脚也不过是开始而已,而只要能开始,想要继续调教她,也就不会太难了。而只要,打碎她的廉,让她到了极点,倒时赶她离开,她都会赖在狱之中不肯离去。

 赵志敬起初并没有想过小龙女如此好骗,只是,深思片刻之后就想清楚了前后所以。

 小龙女之所以这么好骗,很大程度上就是小龙女本身就是一直笼中鸟,一只金丝雀。在精明的杨过的呵护下,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样的小龙女又怎么逃得过他人的圈套呢?更何况有一个绝佳的饵!

 小龙女经过强烈的心理斗争之后,终于还是妥协了,她跪伏在赵志敬身前。

 而赵志敬则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一张椅子之上。

 “怎么?龙姑娘想清楚了?”

 “是的,道长!龙儿想清楚了。只要道长的吩咐,龙儿一定照做,还请道长多多指教,让龙儿能最终过关!”赵志敬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做了我和师弟的奴,我和师弟,自然是希望龙姑娘能早得以和我二人尽兴好了!呵呵,不过现在,龙姑娘,先吧!”小龙女低着头,慢慢的俯下身子,要用双手去捧起赵志敬的一只脚掌。

 只是,双手还没有触到,赵志敬就说道:“且慢,先不要捧着,来,就这样讲嘴巴凑到脚背上,先将脚背干净,才赏给你脚趾和脚底板的机会!”“是,龙儿知道了!”既然已经决定去做,小龙女也没有犹豫,克服着自己内心的方案,克服着内心固有的羞,忍受着赵志敬的臭脚和那羞辱,缓缓的将头凑了过去。

 赵志敬有些黝黑的脚背上一张貌若天仙的绝美脸庞,在缓缓的游走着。粉的舌尖充润的口水,缓缓的在黝黑的皮肤上滑动。舌尖所过就是痕一片。

 即便,是那恼人的恶臭,也被小龙女的一只巧舌,舐了个干净。

 赵志敬安逸的靠在椅子的靠背之上,享受着美女无比温柔的舐,似乎这样的感觉,比刚才和尹志平一起暴小龙女的时候还要开心和兴奋。这一刻,无比的足感充斥在赵志敬的心头。

 而就在此时,台下面也是议论纷纷。

 “哇!这就是清纯绝小龙女?”

 “不敢相信吧?哈,这女,被人了,还不是想让她们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么?”“可是,这是脚唉,看赵志敬那爽快的样子,那双臭脚肯定比很多人的巴都要觉得幸福!”“这有什么?这女就应该让,赵志敬这样的人去折磨,去调教!看看隔壁的黄蓉,被霍都他们调教成什么样子了?『脚』算什么?连开胃菜都算不上!”“老衲还是希望龙施主不要如黄施主那般的好!如此绝美的容颜,可惜了!”“哼,老和尚,你快别在这里假清高了。我昨天还看你被黄蓉那边请上台去了呢!”“你…你…”“你什么你?你没有让黄蓉给你眼么?还一个劲的在那里放着,放完了不算,还说给黄蓉加餐。嘿嘿,加什么餐,我就不用说了吧?”老和尚被乞丐说的面目无光,悻悻的走开了,准备换个地方,换个角度,继续欣赏台上的,至于他是不是希望早将小龙女调教成黄蓉的样子,这都不重要了。

 而台上的丝毫没有受到台下议论的影响,小龙女此刻已经将赵志敬的一双脚背清理干净,而当她捧起赵志敬的脚掌的时候,舌头已经开始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上去了。

 似乎已经是渐渐习惯了,赵志敬脚掌上的味道,也似乎小龙女已经暂时将那礼义廉统统放下,此时的她甚至已经开始享受这样的时刻了。

 一双红,柔软的包裹住赵志敬的一只脚趾,紧接着,舌尖就在口中搅拌,正张嘴也含了口水,拼命的

 (呜呜呜——龙儿好啊!过儿,你不要知道好不好,龙儿真的好,在捧着赵道长的脚掌,拼命呢!说不定,龙儿一会儿被赵道长调教,,又要被他的昏过去。不过过儿,你放心,龙儿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忘记你,忘记我的初衷的!龙儿,一定要离开,一定会去找你,以后也一定这样伺候过儿!呜呜呜——这脚掌真的好臭啊!

 赵志敬坐在椅子上,看着旁边一只摸摸不出声音的尹志平,看着他冒火的双目,心中就陡然升起一片自豪感!也就是自己能让如此清纯的女人,成了这样的雌兽!不过,想着以后的安排,赵志敬丝毫也轻松不下来,但却难以掩盖自己心头的那种兴奋。

 当小龙女仔细的好赵志敬的一双脚掌之后,赵志敬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龙姑娘已经做到了,我自然也不能藏私,我和师弟都太过勇猛了,相信龙姑娘现在即便再被我俩,也难以忍受,只不过是再一次昏而已。龙姑娘,你说是不是?”小龙女点了点头,说:“道长说的极是,只是,这般还有什么办法呢?”这自然是没有问题了,龙姑娘相比接受不了我二人的,给你换一个轻松的人,恐怕并不难吧?

 小龙女心头电转,想到了什么,只是她茫然的看着台下的时候,一声大笑,已经自身后传出。

 只听笑声过后,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入小龙女的耳中“柳姑娘,别来无恙乎?”这台上没有别的女人,只有小龙女一个,而这一声“柳姑娘”自然是称呼小龙女的。

 就算不回头,小龙女也猜到这人必然是公孙止,因为两人曾经险些在绝情谷成婚,而那时,自己就冒用了“柳”字为姓,以期杨过之“杨”!想不到,今所见,皆是古人,不过即便如此,小龙女心中只有沮丧却无丝毫欣喜!

 “人家问好,还不回礼?”

 赵志敬仍然大马金刀的坐着,丝毫也没有站起来和公孙止客套的意思。

 而公孙止显然也没有心思和那边坐着的两个道士计较这些小事,他的仅有的一只右眼,尽然落在那边浑身赤,跪伏在赵志敬脚下的小龙女身上。

 他本已死,且生前丧失一目,但因缘际会下让自己得以和当年觊觎良久的小龙女一夕好,他才不会管他人怎么看自己,待自己,同样也不会计较,自己心中的神女,已经被他人玷污后还加以羞辱。

 小龙女听了赵志敬的话,很是乖巧的站起来,转过身和公孙止道了声好。

 “哼!龙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赵志敬懒洋洋的说道“没看到,你的两个主人都没有起身见礼么?你便给客人跪下,恭恭敬敬磕三个头,也算是替你俩主人赔了罪了!”小龙女毫不犹豫的就跪了下去,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就恭恭敬敬的磕起头来。

 而公孙止,在那边则道貌岸然的公然受了小龙女三个响头。

 看着长发如瀑散落在背上,看着那未曾有丝毫改变的如仙般的容貌,在低头看着自己生前无缘得见的一具完美的娇躯。那赤中仍然充了清纯和高洁的玉体,让公孙止转顺就经脉暴涨。

 赵志敬和公孙止生前没有任何集,而此刻的他更是完全不喜眼前之人,只是,公孙止,是全部计划的一部分,让赵志敬绕也绕不过,躲也躲不开。

 不过他还是不介意,让别的男人,享受小龙女的体的,特别是小龙女无比熟悉的人。

 “呵呵,公孙先生,你且享用我二人的女奴吧!我们两个在这边观战就是,就不起身也不会回避了!”“自然!自然!赵道长,尹道长,敬请安坐,且看我将这妇拿下!”小龙女扭着头,祈求的看着赵志敬,但是看到赵志敬毫无表示,就又想一旁的尹志平求情,可是尹志平也是扭过头,丝毫没有理睬小龙女的意思。

 小龙女看到自己逃不过,而又想到进入狱之前仙人的那番话,小龙女也就没有拒绝赵志敬和尹志平的这一番安排。

 而想到赵志敬之前的一番话,显然,这公孙止的能力是远不及赵志敬和尹志平二人的,如果自己能多加克服,说不定能先过来公孙止这关,而一旦有所进步,自己早晚也能通过,尹志平赵志敬二人的考验。

 小龙女磕完头之后也没有记者站起来,公孙止也没有准备让她站起来。

 也不见公孙止有什么动作,浑身上下的衣服,转眼间就没了个干净。而一直高,就一下子凑到了,小龙女的前!

 小龙女自然不会避讳什么,一双香就松了上去,公孙止的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是小龙女第一个感觉,而她第二个感觉就是,此人的却是没有赵志敬那般的威力,却也比尹志平逊了许多。倒是,不知道公孙止,是不是也有能力,将自己的武学运用到这底之的上面。

 小龙女的舌功夫并不高明,一张嘴巴,仅仅也只是知道简单的

 毕竟,她嘴巴的纯女也是不久前刚刚被尹志平夺走的,现在的公孙止是进入她嘴巴的第二个男人。

 可即便是这样,看着当年自己求而不得的绝世美人,公孙止的也愈发坚硬,毕竟,即便当年娶了小龙女,想来,她也不会如此下的给自己巴。

 “龙姑娘,这口之道,是很重要的,做的好,可以让男人很快出,这既减少了你随后的痛苦,自然而然也不会让你过关会变得轻松,所以,要努力练哦,这台上的巴,可不是你想,就能得到的!”“呜呜——龙儿…龙儿知道的!”小龙女含着,还含糊的应允着。

 只是,看她的样子,仅仅是答应一声,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
 M.wUwxS.com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