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1章
这就是地狱?这就是传说中可以闯关许愿的狱么?

 小龙女看着不远处铺着红毯的高台,总觉得这与其说是狱不如说是比武台更为合适。

 只是,刚才与仙人的一番对话不似是假。

 就在不久之前,魂归奈何桥的小龙女,看到了在那里一直等着他的杨过。奈何桥前的两人再次相遇,不是衰老过后的大侠,也不是风韵犹存的美妇。

 他们都回到了自己最为美好的那段年华之中。

 杨过依稀能看出是二十岁年华之时,断了的左臂也已经复原,一身玄衣玄

 背上没有玄铁剑,身边没有那只不能飞的大鸟,但是小龙女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认出了他那痴情的双目。

 依稀是当年襄城大战之后,两人把臂云游的感觉。

 杨过看着眼前的玉人,也不得不感叹,这奈何桥前得相会是何其珍贵。此时的小龙女仿佛是二八芳华,却也似两人初见时的模样。

 那年是小龙女成年之礼,不过自己却非那鬼马的孩童,不在是略带仰视的看着自己的“姑姑”

 “龙儿,我等了你好久!”

 一声低低的召唤,杨过用右手轻轻的抚摸着玉人的脸颊。似是,少看一眼,便会失去一般珍惜着这一刻。

 小龙女低下了头,言语中含着苦涩,有些婉转的说着:“过儿,我…没有犹豫的,只是,这一路真的好长,好长!我走了好久才走到这里。”杨过微微的笑了一下,阳光似乎在他的脸上绽放,点亮了奈何桥前的萧索,他摇了摇头,说:“龙儿,黄泉路上皆寂寞,即便同死,却也难能通路。何况,我等的并不辛苦,这一路上总是有人路过,有平凡如芥子的小人物,也有一代大侠,甚至是帝王也是有的!就在刚才,我还和金轮法王又打了一场呢!”小龙女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是一阵紧张,不由得惊呼道:“什么?金轮法王?他不是早死了么?”

 杨过点了点头,没有反驳,进而解释道:“这司玄妙,金轮法王恋栈尘世,不愿投胎。漫漫黄泉路让他走了几十年才到了这里,可是,当他问过孟婆婆,得知我和襄儿都为来过的时候,他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们。”小龙女听到此处不由问道:“啊?然后呢?”

 杨过沉了一下,说道:“呵呵,他和我说,他人生有三大憾事。第一件憾事,就是未能收襄儿为徒,衣钵未能得传。第二件憾事,就是在襄城外被我反败为胜,输的不甘心,死的很冤枉。呵呵,所以他在这里等我,想和我再比试一次,想等着襄儿,问她为什么始终不愿意拜他为师。”杨过说到这里,就没有在说下去。

 而小龙女却是被挑起了好奇心,继续追问道:“那第三件憾事呢?”杨过没有料到小龙女竟会追问下去,摇了摇头,说道:“无聊之事罢了,不去谈他。不过,我总算了却了他一件事。”小龙女上下打量了下杨过,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什么?是比武么?过儿,你现在不过二十上下的样子,一定是功力大退,又没有铁剑在身,是否是败了?”

 “我们确实又打了一场,我的功力却非是大退,不但如此,我的功力竟是臻至巅峰,加上我左臂完存,我左手掌,右手剑,加之无数变化,未费多少力气便将金轮法王击败了。至于,玄铁重剑,龙儿,你看!”杨过说罢,双目一凝,右手之上,乌光乍现,那柄已经被融入屠龙刀之中的玄铁重剑就被杨过轻松的握在手中。

 “龙儿,这便是司的玄妙了。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只要你曾经和这件东西接触过,只要凝神静气,掌中便能出现,且与真物丝毫无差。”小龙女听到这里才算放心,却也感觉这事奇妙,心中想着自己曾经持有的一双宝剑。不过片刻,君子剑和淑女剑就分别出现在小龙女的左右手之上。

 小龙女到了此刻,将绝世的容颜扬了起来,仰慕的看着自己的恋人。似乎,只要和对方相伴,这地狱也是乐土。

 可就在此刻,一声呼唤打破了两人旎的氛围。

 “龙姑娘,龙姑娘!”

 连续两声呼唤,可以听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发出的。

 小龙女回身看去,发现时一个年轻的道士,手持拂尘背负长剑,一派道貌岸然的样子。无须的面容,白净而正气,只是能从他那双含情脉脉的双目之中,感觉他并非一个淡然的出家人。

 “尹志平!”

 一声怒斥,自小龙女的身后杨过的口中传出。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小龙女的心一阵刺痛,似乎那初夜的失身再次降临到她的身上,这是她毕生的遗憾,也是因为这件事她才觉得对杨过有着无比的愧疚。

 只是当年尹志平命丧终南山,杨过又一如既往的付出,他那三千弱水唯取一瓢的痴情,让小龙女渐渐淡忘了这一切。

 只是,这时出现的尹志平,让那些本就模糊的记忆,渐渐淡忘的痛苦,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只是更加惹人烦厌的声音出现了。

 “哈哈,尹志平,你别傻了,我陪你辗转尘世,看着这两人双宿双栖,你在人家身旁偷偷窥视几十载。人家可曾提过你一次?别以为你舍身一死就能偿得了那失身之债。不过啊,我是很羡慕你的,毕竟天下第一美人的处女红丸,就是被你盗得的。不但是我,那个公孙止,还有那个金轮法王不都是如此么?”这个说话的人和尹志平同一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尹志平白面无须,而这人确实黄面容上三屡山羊须。

 “赵志敬!”

 杨过的声音中含恨意,齿间发出的声响,似乎就如刀剑出鞘一般。

 小龙女清晰的感觉到身后之人的真气陡然催发,似是要与这两人搏命。她当然没有立场去阻止自己的爱人,她也非是要阻止,她想要的,不过是亲手去处理掉自己的怨恨。

 小龙女身形一动,一袭白衣的她悠然若仙,只是双手的两柄长剑却如龙出长渊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向二人袭来。

 尹志平一看小龙女一言不发就拔剑来攻自然不敢怠慢,而他虽无击杀小龙女之心,却绝无死在玉人剑下之意。

 “锵!锵!”两声拔剑之声短促迅捷,尹赵二人,不守反攻,这司之内众人状态截至巅峰,自然不能让胜上他们一筹的小龙女抢得先机。

 只是,由于杨过在一旁虎视眈眈,让二人即便是进攻也是畏首畏尾。

 不过短短几招,尹志平和赵志敬,就双双魂散于小龙女剑下。

 看着一无所踪的二人,小龙女回到杨过身边,问道:“过儿,他们是不是魂飞魄散了?是不是不能再投胎?”杨过摇了摇头,说道:“要让一人魂飞魄散岂是容易?不过,他们也打扰不了我们了。”杨过说着,便指了指不远处的奈何桥便的草棚说道:“我们话别之后,那草棚之中的孟婆婆会各自给我们一碗孟婆汤,我们饮尽之后自有司中人带我们去投胎为人。”“龙儿,我们相聚的时光也只有这片刻了。再世为人便要各处一方,天涯海角不相聚,便是相逢也已相忘。龙儿…”杨过说到这里,星目之中隐隐含着泪光,尽是不舍之情。

 小龙女听到这里已是梨花带雨,面凄容,摇着头说:“不要,我不要,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不想去投胎,我们就在这奈何桥前结庐而居,相守相伴不好么?我不要投胎,更不要和过儿你分开。我不要…”小龙女哭的凄惨,杨过也看着伤心,只是世间自有法则,他们都非大罗金仙,自然没有改法换则之力。

 “龙儿,不要傻了,我们在此恋栈不去,不消片刻司中人若是不耐,必要来此驱赶,到了那时说不得便要轮回做上几次畜生,才能再转而为人。刚刚我与司中人说道,怕你见不到我不肯去投胎,引得麻烦,才求他们许我在此等你,恐世间已是不多了。”“可是,过儿,我真的不想,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杨过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将二人笼罩个完全。正气凛然的声音,传入二人的耳中。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元好问这半阙好词,正是你二人间一路的写照,真是羡煞旁人了。只是这『奈何桥前寂寞鬼,孟婆汤下情人泪』,呵呵,看了也是让人唏嘘心碎。”杨过和小龙女,转身寻找声音来源,却是丝毫不见,便听着这声音继续说着。

 “『问莲心,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

 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

 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人间俯仰今古。

 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

 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

 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我到觉得元好问这首词更适合你们现在的处境。凡人便是再强,在我等眼中不过草芥。尔等痴情不改,可堪时间磋磨?若是不想魂飞魄散,尽早投胎去吧!”杨过刚要举手抱拳就听身旁玉人说道:“不,大仙,您法力高深,自是有办法让我二人相守不散。还请仙人成全我二人痴心一片。”听到小龙女婉转啼哭的请求,那金光似是淡淡的笑了一声,紧接着他便说道:“万物自有因果,小龙女,你有天仙羡的姿容便是因,受尽缘分磨难却与情郎双宿双栖便是果。生为凡人难轮回便是因,今奈何桥前合泪相别便是果。痴儿,你的请求,我考虑了,也会给你一个机会。只是这苦求之因,到时换来之果,却怨不得别人了。”杨过听着仙人的这番话,便觉得很是不妥,只是,他还没来及提醒单纯的小龙女,身子就是一僵,眼前一黑,整个人金山玉柱般得倒了下去。

 小龙女毕竟不是凡俗女子,双手用力一拥,便将双目紧闭的杨过紧紧的揽入怀中。当看到怀中的杨过脸颊苍白如纸,整个人也似晨雾般蒙蒙似真似幻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究竟倒了多么严重的情况。

 “仙人,我愿意,仙人,我愿意,我愿意付出一切,愿意经受任何考验,请您先救下过儿,不要让他魂飞魄散啊,求求您了,仙人!”又是一阵金光闪过,杨过的身体不再僵硬,只是他双目缓缓张开,却不见有什么力气。似乎是在缓慢恢复。

 “你且放心,我自会安置你的爱人。你便先随我来吧!”仍然是那正气凛然的金光,不同于刚才周遭的阴冷,金光消失之后小龙女处于一个温暖的所在。

 这样的温暖是自小龙女为杨过殉情之后就未曾感觉到的了。想着刚才倒下的杨过,小龙女似乎又回想起,间时两人最后的相拥。

 (过儿为我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伤,虽然断肠草解了情花之毒,可是也让他的身体受了巨大的损伤,以至于过儿会先我而去。我不能再让过儿离开我了,无论前面是什么,我也要过去。只要通过了考验,我就能和过儿永远的长相厮守了。

 “小龙女,你可知道这是何处?”

 “凡女不知,请仙人指教。”

 “此处地处地狱之中,号为『狱』!自是有这个名字,相比龙姑娘,应该知道此地究竟是怎样了吧?”(狱?天哪,不是说仙人都是清心寡么?不是说仙人都是乐善好施,行慈为善么?

 金光看小龙女也不言语,低低的笑了一声,说道:“龙姑娘,这道门跨进去,便是狱,你若后悔,我可送你回归奈何桥,到了那里便与杨过双双轮回投胎去吧!”“不!仙人,您误会了,我没有后悔。我要通过考验,只是不知道仙人所说的考验究竟是怎样的呢?”“呵呵,好个痴儿女,果然不负其名!既然此处为狱,自是以为试!”(难道,仙人是要和我好么?可…为了过儿,我也只能如此了吧?何况,仙人必是仙风道骨,不会让我难堪才对!

 “呵呵,龙姑娘一定以为,我必是那狱中的试炼中人!非也,非也,试炼中人因闯关者而生。狱之中以男为尊,在此期间,他们可以任意变化,龙姑娘便是有独孤求败之能,在这一方土地也休想反抗!而狱之试也因人而异,不过大体就是一个『』字!”“龙姑娘,你要面对的人,将在你进入狱后出现。而你的考验,我也要和你说清楚!”“仙人请讲!”“好,龙姑娘,你听好。这狱之内,非只有一个试炼之人,甚至最终都未必是一个人!而他们对你的,最终便是有极大痛苦,甚至残害你的身躯,我也自会帮你恢复,所以你不用有任何顾虑。只是,你的心灵是否能守着清明我便不知道了!”“仙人,放心,无论前路为何,我心中也只有过儿一人,便是魂飞魄散,此念也绝不更改。”“好!龙姑娘,你谨记,你要心中始终只有杨过一人,无论面对什么?你不能拒绝,你可以不以之态绵与男女之事,却不可沉其中忘却杨过,且心中要如玉清澈,不可有之念。但是,若是你拒绝伏与人下,便是失败!反之,若是内心外在皆是,那么,我也只能说你必身坠此处,永无超脱!你可听明白了?”

 “凡女明白!”

 “还有,这炼狱之中自开始试之后,在你周围便有评判出现,他们或许隐于黑暗,也或许会显真身,你要不管他们说什么,都要按照刚才我说的话进行,若是你得以狱,自会有金光送你会奈何桥与杨过相会。”“是,请大仙打开这扇大门!”  m.WuwXs.COM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