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16章 耻辱契约
看着徐总,李保萍问道:“现在要进行结婚仪式了吗?”“当然!”走上前抓住红林的手,徐总就将红林拦抱起。“放开我!放开我!”双腿蹬的红林那部时隐时现。拿过杨静手里的纸张站在台阶前,李保萍庄严道:“今天,徐x 先生和红林女士将在我的鉴证下成为夫。”“你们都疯了!我有老公!你们这些疯子!”红林都快被得精神错了。

 笑了笑,李保萍道:“今天你和徐总的结婚和你之前的婚姻不冲突,放心,”将纸张递给红林,李保萍道“这是你和徐总之间的婚姻契约,一共十条,现在就当着我们这些证婚人的面将契约大声读出来!”“我才不干!”将手机抛给孙若,徐总就道:“将这个上传到网上!”“不要!”叫出声,红林就颤巍巍地接过契约,随意看了下契约,她的眼泪就得更凶,就觉得这是奴仆契约,根本不是什么婚姻契约。“念吧,我们都在看呢。”李保萍、孙若、杨静三人都站成了一排,面带微笑并恶毒地看着瑟瑟发抖得让房不停晃动,就像女般在勾引男人的红林。

 深一口气,只希望噩梦早点结束的红林就念道:“第一,在主人面前,我将不再使用本名,而是爱…爱丝犬,我必须称呼徐总为主人;第二,我必须牢牢记住自己是条狗,必须忠实于主人,未经主人同意不能咬…咬人;第三,我每天只能穿主人送给我的内衣丝袜,不能穿曾经穿过或者别人送的;第四,在未经主人同意下,身为爱丝犬的我不能…不能和丈夫强,否则将受到严厉惩处;第五…”双眸已经被泪水打的红林又深了一口气,颤巍巍地继续读道“第五,穿过的丝袜绝对不能洗,必须全部交给主人;第六,爱丝犬必须随叫随到,绝对不能为迟到找借口,要是迟到或者未到,身为爱丝犬的我就将被主人干…干眼;第七,在主人面前,我是条狗,不再享有人所享有的权利,甚至连狗的权利都只能由主人赋予;第八,无论任何场合,身为爱丝犬的我都必须遵从主人的意志,做任何能讨他心的事;第九,绝对不能将自己成了主人爱丝犬的事告诉其他人;第十,在结婚仪式结束后,身为爱丝犬的我必须主动要求主人给…给…给…”“念下去!”“我才不要!”身躯颤抖得厉害的红林扔掉契约,哭道“你们这些神经病!

 你们全部都是神经病!疯了!疯了!都疯了!统统给我滚…”啪!气得脑袋都快冒烟的徐总当即赏了红林一巴掌,力道非常大,直接将台阶上的红林打得跌倒在地,摔得双腿长得非常开,暴出了她的私处。凝视着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红林,徐总咧嘴笑道:“快把第十条念出来,否则你就等着你老公和你离婚,和你抢儿子的抚养权吧。不过我觉得法院一定是将抚养权判给你老公,因为你是一个下女人,还其他男人巴,还下了他的,哈哈哈哈哈…”“我该怎么办…”双眼布血丝的红林怔怔地看着高高在上的徐总,都觉得徐总是皇帝,自己这个平民老百姓则要受尽他的迫,而在下一秒,红林就斜眼盯着被自己成团的可笑的婚姻契约。

 “孙若!发送!”“我念!”叫出声,红林就迅速抓起婚姻契约将它展平,哭道“第十,在结婚仪式结束后,身为爱丝犬的我必须主动要求主人给她破处…还要…还要眼…只要主人什么时候想…想干…身为爱丝犬的我都要给徐总干,不论…不论哪里…”念完,红林的眼泪得更凶,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念出如此的语句,可为了家庭的完整,她只能这样子做,而现在她还像风女般躺在地上,任凭私处暴。“盖印吧!”走上前抓起红林的手按在印泥上好一会儿,李保萍就抓着红林的手按在了契约上,一个鲜红色如同鲜血染过一般的拇指印让红林都快疯了。

 看着红林那双被白色丝袜紧裹着的修长大腿,徐总咽了口口水就跳到地面,当着红林的面子和内,那起的大此刻显得那么的张扬跋扈,本还在看着徐总的红林吓得移开目光,但她的大腿还是地维持着大开状态,因为她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一点动作都没有了。“爱丝犬,用你那穿了丝袜的脚我的巴,”说着,徐总就走近红林“我不会干…干那种事…”“那你是要我干你了?”“不要!不要碰我!”“那就用你的脚巴!”做为一个人类,红林的智商并不低,虽然从未干过这种事,但也知道足该做什么,所以就在徐总、孙若、李保萍以及杨静的注视下抬起了双腿,由于抬脚的时候要找支撑点,所以红林就非常不甘愿地让脚丫子着徐总的小腿慢慢往上爬。

 穿着舞蹈鞋的脚快要碰到徐总巴时,徐总就野蛮地掉红林的舞蹈服,并抓着红林那因丝袜的包裹而显得热滑的脚掌巴两侧,并控制着红林的脚上下滑动数下就松开。忍着屈辱,红林开始活动双腿,那小巧的脚掌就紧紧着徐总巴上下活动着,而由于红林没有穿内,所以她的私处就一直暴在徐总目光之下,同时暴的还有红林那小巧可爱,没有被人过的眼。“看样子红林…哦不,应该是这条爱丝犬很擅长干这种事啊!”孙若嬉笑道。“那你擅长吗?”李保萍眯眼微笑着,笑得是那么的甜。“没有这条爱丝犬擅长,”伸了个懒,孙若继续道“不过只要主人需要,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你连爱丝犬的一都比不过!你只不过是做的!”看了眼孙若,徐总就推开红林的脚,一脚跨上台阶,从花环中扯下数条丝袜,然后就时而看着红林那瑟瑟发抖的身体,时而盯着手里的丝袜,更是发出恶魔般的狂笑。

 片刻,徐总就蹲在红林面前,拿着一条丝袜住红林的左手臂,一圈一圈,极其细致地绕着,动作如丝袜般温柔,可看着玉臂一点点地埋没在丝袜中,红林就吓得全身都在哆嗦,根本搞不清徐总要干什么。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