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14章 恪守妇道
勉强踮起脚尖,红林就像骄傲的天鹅般昂起头,那显得出奇大的鼻孔却有些怪异。根本顾不了这个的红林就摊开双手开始原地旋转,转了两圈脚指头都差点拗断。虽然疼,但她还是忍着疼痛继续跳舞,就像一只受伤了的天鹅。旋转着的同时,红林那双玉足尽显美感,尤其是穿着徐总特质的芭蕾舞鞋,这芭蕾舞鞋只有两带子,所以红林的玉足基本都了出来。娇躯随着徐总那回在办公室里的息声旋转着,脚趾传来的疼痛让红林一次又一次让脚后跟着地,但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她一次又一次地踮起脚尖,优美得颤抖的舞姿隐藏着的却是红林那颗被伤害得鲜血淋漓的心。看着红林跳舞,徐总就用两只手套,但不管怎么套都没办法

 片刻,徐总就让红林爬上办公桌跳舞。知道自己不照办就会被威胁,所以心不甘情不愿的红林还是爬上了办公室继续做一只跳着孤单芭蕾的白天鹅。由于红林站在办公桌上跳舞,所以此时徐总不仅能看到红林那对摇来晃去的美丽房,更能看到她那光洁得永远都不可能再长的私处,偶尔红林抬腿,徐总还会看到随之分开,惑万千!

 跳了足足十分钟,疲惫的红林跪在了办公桌上息着,依旧在快速套的徐总就让红林打开大腿部,红林不能反抗只能听从,但却从心里诅咒眼前这个变态肥猪!看着红林三角洲那的肥沃土壤,徐总越来越,但怎么也不出来,他索就让红林跳下办公桌,从办公室的另一头走过来。“两手拉起裙摆,将你最人最干净的私处暴在我眼前,然后踮起脚尖走到我面前。”低下头拉起裙摆,将女人最为私密的部位展在徐总面前,还是芭蕾舞门外汉的红林就勉强踮起脚尖走向徐总,人会左右摇晃,但还不至于跌倒,不过踮起脚尖还是疼的,可在徐总的威面前,曾经坚强且敢于面对罪恶的红林不敢喊痛,更不敢停止,因为无形的线束缚着她的身体,迫着她一步步走向徐总。

 看着走得越来越近的红林,徐总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红林那时隐时现的部深深吸引着徐总的注意力,而红林那两条在白色丝袜衬托下显得妖娆人的大腿让徐总望眼穿,更让徐总激动的还有红林大腿分泌出的香汗,在香汗点缀下,丝袜好几处都透明了,徐总甚至还闻到了红林身体专属的香味,而徐总将要永远霸占这沁人心脾的香味!

 红林离徐总只有一米时,徐总就道:“抬起你的左腿。”“你要干什么?”“抬起你的左腿!”徐总的语气瞬间变得比那撞沉了泰坦尼克号的冰山还来得冷,被吓得全身抖擞了下的红林只得用右手着办公桌并抬起左腿,弧度并不大,因为她不想将私处如此近距离地暴在徐总面前,可事态并非红林所能控制,因为徐总已抓住她的左腿并强行将她的左腿拉得更高。“呀!”看着眼前这只宛如巧匠雕细琢的脚丫子,徐总激动得手都在颤抖,根本没有去注意红林大腿部那紧闭着的私处,而是凑过去闻红林的脚丫子。“你…你干什么?”红林的脸更红了,她根本搞不懂徐总在干什么,更是将私处捂住了。

 刚刚运动过的红林的脚丫子出了点香汗,那种有点儿脏的香味让徐总整张脸上写着的都是足,他更是伸出舌头着红林的脚拇指。“喂!”“闭嘴!”吼出声,徐总就继续着红林的脚指头,五个都被他一一了过去,所以此时红林脚指头上留下的不只是香汗,还有徐总那恶心得发臭的口水。完红林脚指头,徐总那恶心的舌头就开始着红林脚背,就像清洁工般细心清洁着,不掉一寸肌肤。

 完后,徐总就松开了手让红林获得短暂自由,接着就握着,咧嘴而笑,道:“跪在我的大腿间,用你的手握住我的巴,再用嘴巴它。”“下三滥!别欺人太甚!如果你敢让我做出这种事!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套,徐总道:“跪下,张嘴我的巴。”“不可能!”“跪下!”这么一吓,红林腿软得像是面条“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而徐总那就指着红林那惑无限的薄

 “握住!我的巴!”徐总的吼声非常大,大得红林都觉得隔壁间的员工都会听到,而她还闻到了徐总散发出的臭味和味,从来没有给丈夫或者是其他男人口过的红林恶心得都想吐,就急忙捂住鼻子,可在鼻夹拉扯下,红林的鼻孔还是张得那么大,就好像一只想吃馊水而张大鼻孔的母猪。“快点!”(丈夫…对不起你…)含恨握住徐总的大,红林哆嗦了下,这实在是太烫了,烫得红林手都在发抖。一想到和丈夫甜甜蜜的日子,红林就很想松开手,可为了甜甜蜜的日子能一直延续到永远,红林就尴尬地握着,并在徐总威胁下生疏地套着。“有摸过你老公的巴吗?”“有…”红林的声音比那蚊子振翅还来得小声。

 “那你有过他的巴吗?”“没…”“那其他男人呢?”“我是个恪守妇…”话还没讲完,红林的眼泪就哗啦啦地了出来,如果她是个恪守妇道的女人,那么她现在的行为又算什么?没有穿内,又穿着子的舞蹈服,还为徐总跳着极为的舞蹈,现在还握着徐总的巴,红林又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恪守妇道的女人?“哈哈哈哈哈…红林啊红林,你以后就是我的玩具了,我想怎么玩你都行!

 现在!老子的巴!要不然老子就你!”深呼吸,屏气,红林就张嘴含住头,并在徐总示意下开始将徐总的当成糖那样着,心里却是一阵高过一阵的恶心,甚至还有点反胃,但她还在生疏地着,着堕落之泪,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竟然不是她丈夫,而是其他男人的,而且她还为这个男人表演了极其妖的舞蹈,那是丈夫从未享有过的待遇。

 “好舒服,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有像狗一般跪在我面前巴的一天,”摸着红林那顺滑发丝,徐总嘴巴都张成了O 型,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而他偶尔还股让得更深,不过他的实在是太长了,红林的嘴巴根本容纳不下,如果红林真的将整下去,估计头都进红林的咽喉了。

 “快一点!那样子更舒服!”双眸紧闭,泪水猛,红林没有一丝犹豫,就更快速地着,徐总上的脏东西都跑进了她嘴里,她不想下去,可还是了下去,翻腾的胃海让她连死的心都有,可丈夫和儿子是她活下去的动力,更是她遭尽屈服的根本原因!看着红林那两颗摇晃得非常厉害的房,徐总都有些受不了,就抓着红林的脑袋用力捅着红林的嘴巴。“唔…唔…唔…”红林被捅得都不过气,直翻白眼,而被捅了近半分钟后,徐总的身体就哆嗦了好一会儿,直接进了红林嘴里。红林眼睛睁得非常大,更是使劲摇头,眼里充斥着绝望与捂住,眼泪得更凶。

 “吃下去!全部都吃下去!吃下老子的!”咕噜~~咕噜~~“哈哈哈哈哈…跟狗一样!”徐总一松开手,红林就趴在地上干呕着,头都快碰到地面了,那混着口水、胃的黏腻体吐得一地都是,腥臭异常,那好像粘着的咽喉让她分外难受,可不论她怎么努力地呕吐,她都无法吐出那早已被她进肚子的,口腔更是充的腥臭味。“咳咳…咳咳咳…”红林迫切需要水漱口,而徐总已将水杯递到红林面前。抓过水杯往嘴里灌着水,红林就顾不得体统,张嘴咕咕咕地漱口,然后就将水吐在地板上。看着如此惊慌失措的红林,徐总得意异常,边拿着面巾纸擦拭边拿起一直都在录影的手机拍摄着。

 片刻,收起手机的徐总就绕到办公桌另一边打开柜子,从里面挑出一件白色半透明丁字以及白色蕾丝镶边,还会头的罩甩到红林面前,道:“穿上丁字罩还有那件特殊的袜以及你的西装裙,我要带你去逛街,逛街完就要进行非常神圣的仪式。”瑟瑟发抖又带着腔愤怒地看了眼徐总,红林还是照办了。

 红林穿好衣服后,徐总就取下将红林鼻子勾得都有些红的鼻钩,顺手就放进公文包。藉着玻璃的反光简单地用玉指梳理了下有点的娟娟秀发,红林就跟着徐总出门了。刚刚红林穿过的丝袜和仪式中要用到点芭蕾舞蹈服,都收在了徐总携带的公文包中,而那个恶的娃一号控制器则放在徐总袋里,随时都可以遥控。红林不知道徐总要带她去哪里,所以她非常的害怕,但还是在徐总威下坐进了他的轿车。单手开着车,徐总就用另一只手抚摸着红林大腿。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