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08章 徐总视察
回到家已是九点,红林和房间里正在整理资料的丈夫强说了声就去隔间看早已睡着的儿子。在儿子脸上亲了好几下后,红林就去洗澡,洗澡的过程中,红林不断抚摸着自己私处,嘤咛呻在卫生间里回着,可她不希望发出呻,因为她怕明天教练又会刺她的部。洗完澡后红林本想穿上睡衣,可她想起自己还要刮,所以就在卫生间里找丈夫的刮胡刀。找到刮胡刀,红林就在刮胡刀和自己私处抹了点沐浴,开始仔仔细细刮着,也许是因为初次刮,红林刮的速度非常慢,慢得都可以用兢兢业业来形容,而当她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才将都刮去后,她又将私处洗了个遍,还贴近镜子观察私处看是不是还有残留的,确定很干净,她就穿上睡衣睡走出卫生间。

 在走出卫生间之前,红林担心丈夫知道自己刮,就将地上的全部都冲洗掉,还将丈夫的刮胡刀反覆洗了好几次,而清洗着刮胡刀时,红林脑海里还浮现出丈夫用这刮过她的刮胡刀刮胡子,这让她整张脸都红了,都觉得自己变坏了,可为了绊倒徐总,这点坏她愿意变!泡了杯茶给丈夫喝,红林就钻进了被窝。

 把玩着手机的同时还时不时注视着丈夫那伟岸身躯,就怕他突然扑过来要和自己好,而她虽然期待已久,但被她刮得干干净净,就算丈夫要她,她也会拒绝。幻想着,红林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李保萍发给她了。“爱犬,记得把刮干净,要是不干净,明天你就要吃鞭子,我还会当着孙若的面给你刮。”“幸好我刮了,”甜甜一笑,红林就回道:李教练,爱犬已经刮好了。“真听话!爱犬!明天见!”看着“爱犬”这两个字,红林突然有种厌恶感,但她刚刚回短信的时候竟然也是用爱犬称呼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自降身价让红林都有些不知所措,她只好合上手机放在头柜上。“刚刚你说什么刮了?”强扭过头问道。

 担心丈夫知道自己去学芭蕾舞,还要穿着感内衣这事,红林慌忙解释道:“今天主任送我们计生办的人一人一张彩票,不是今天晚上开奖的吗?刚刚办公室的小孙发短信说她忘记刮了,我就说我幸好刮了,呵呵。”“主任不是退休了吗?换新的了?”“他是退休了,不过早上有来办公室收拾东西,送给我们一人一张彩票,希望能带给我们好运。”“原来如此。”“你工作快结束了吗?”伸了个懒,强微笑道:“你先睡,我还差一点。”“一点点也是要好久好久,习惯了,”嘟喃着,红林就钻进被窝背对着强,但她并没有睡觉,而是愣神地盯着衣柜,脑海里想着的都是今天发生的事,但她的观察力并不如丈夫,根本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徐总设下的圈套,要是她能将今天发生的事统统告诉丈夫,也许她的堕落就会画上句号。

 强是警察,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到银行查询那被红林“亏空”的十万的去向,更能调出孙若的资料,查她到底有没有个得胃癌的爸爸,甚至还能查出孙若以前做被抓的记录,可不想让丈夫负担太多的红林只想凭借自己的能力搞垮徐总、拯救孙若,至于能不能成为计生办主任,那就是其次了。做为一个本分女人,红林正一步步堕向黑暗深渊。

 第二天早上,红林依旧像平时那样去上班,只是那裹着大腿的白色丝袜吸引了好多人的注意力,尤其是七点多那班拥挤公,甚至有一只手时不时抚摸着她的大腿,可看来看去,红林也没有找到罪魁祸首,幸好酒厂离家不是很远,要不然她可能都要提早几个站下车了。

 早上上完班,红林就去菜市场转了一圈,挑了几样丈夫和儿子都喜欢吃的菜回家。做了一桌好吃的给丈夫和儿子,见他们吃得很开心,红林也很开心,正当红林打算夹起一块鱼时,电话突然想起,见是李教练打来的,红林急忙接起。红林还没有开口,电话那头就是一顿破口大骂,说红林吃早餐时不向她汇报,午餐又不向她汇报,但骂完后,李保萍又变得温柔体贴,让红林将桌子上的菜肴都报一遍,还特意允许红林这顿吃。忐忑不安地睡了个午觉,红林就约了孙若一块前往孤单芭蕾俱乐部。到了舞蹈室,李保萍领着红林和孙若去更衣室换衣服,她要检查她们的内衣情况。

 走进更衣室,李保萍就让孙若光,并让红林检查孙若那光溜溜的私处,红林向来很爱护孙若,所以当李保萍问到孙若私处有没有时,红林就说没有,其实就算是有,红林也会说没有,之后李保萍就让红林光了给孙若检查。

 有了孙若的前车之鉴,红林自然也就不会那么扭捏,可要将私处暴在孙若眼皮底下,红林还是有些犯难,但见李保萍那张脸像死了爸妈般难看,红林只好下女士西装,并背对着教练和孙若下那紧身连体内衣。

 此时,徐总正边干着杨静边意着显示屏中的红林,那巨大一次又一次顶开杨静花心,得杨静叫不已,而杨静知道自己不过是红林的替身,所以就算被干到高,她一点也不开心,甚至担心徐总得到红林后就会将她赶出俱乐部,到时候她就要像狗般无家可归了。看着红林像处女般扭捏地掉连体内衣,徐总火焚身,就使劲捅着杨静那都快被他穿的,汹涌而出的得到处都是。“孙若,你去看看,”李保萍说完,孙若就微笑着蹲在地上并下红林那恰好能遮住私处的内

 害羞的红林急忙扭过头,却不知道自己正正对着监控器,徐总完全看到了她那张脸上写着的害羞与难堪。“爱犬!我迟早要了你!”咧嘴笑着,徐总就让杨静给他口,并将进了她嘴里。“姐姐下面有点分泌物,不过真的好香,”检查着红林的内,孙若又像食鸦片般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副享受神情。“孙若!别这样子!教练在!”“没事,可以当我不存在,”看着孙若闻红林内,是同恋的李保萍也想去闻,所以就让孙若将红林的内交给她,让孙若去检查红林的私处。

 接过李保萍递来的手电筒,孙若就观察红林那比少女还来得粉红的私处,手在红林那光溜溜的私处来回抚摸或者是翻开观察含水的花蕊。要是平时,红林绝对发出数声呻,更会阻止孙若的无理,可这一刻她妥协了,因为教练就在旁边,所以她就紧咬着嘴任由孙若抚摸,就等着教练夸奖她。抚摸完,孙若就道:“教练,好像还有点,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你看一下吧。”本就想仔细观察红林私处的李保萍当即就接过手电筒蹲在地上,仔仔细细观察着红林私处,还包括那颜色略深,但绝对没有被人开发过的眼。

 反反覆覆抚摸与翻卷,咽下口水的李保萍翘起嘴角,道:“刮的还算干净,不过我摸了摸,发觉有些地方还是没有刮干净,初生芽般的还存在着,特别是两侧,所以我有空还是要带你去医院来个镭。”“这还不算干净?”“再说就吃鞭子!我昨天明明和你说过要刮得干干净净!更是让你记着制度!

 你早餐和午餐竟然没有向我报告!要是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体型走样!你还跳个芭蕾!”恶狠狠的李保萍使劲捏了下红林就往外走,并道“连体网袜暂时不用穿,但你必须穿着开裆吊带袜,待会儿部长会过来。”吃痛的红林抚摸着私处,正想问个究竟,可李保萍已夺门而出,将她晾在了更衣室中。

 “姐姐,我先出去了哦,”已换好舞蹈服的孙若吐了吐舌头就走出更衣室。并不知道除了部长之外徐总也会过来的红林就按照李保萍的吩咐穿上那套很普通的芭蕾舞蹈服和极为感的开裆吊带袜,她还对着镜子使劲往下拉了拉舞蹈服裙摆,就希望上翘的裙摆能稍微第一点,至少不能让部长看到她的部。

 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次,确定只要走得平缓一些都不会暴部的红林就走出了更衣室。走进舞蹈室,看到孙若在腿的红林也想去腿,李保萍却让她学习踮起脚尖走路,而没有芭蕾舞基础的红林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踮起脚尖走路,所以李保萍就让孙若扶着红林在舞蹈室走来走去。

 半个小时后,舞蹈室的门被推开,大腹便便的徐总和身姿妖娆的俱乐部部长杨静正站在门口。见是徐总这个让她恶心的大胖子,红林当即推开孙若,一脸正地盯着徐总。面带微笑的杨静走向站在一块的红林、孙若和李保萍,并介绍道:“今天我们来了一位非常特殊的客人,也就是明光酒厂的徐总。”“我不干了!”叫出声,红林疾步往前走,可没走两步,她就放慢了脚步,因为裙摆太高,走得太急会让裙摆上下摇摆,就暴了她的内。让内或是部暴在李保萍、孙若甚至是部长杨静面前,红林都没意见,反正都是女人,可要暴在生恶的徐总面前,她死都不干!“十万。”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定住了红林。狠狠瞪了眼徐总,红林低下了头。“红林,你和孙若是从你们酒厂那好几千名女员工中挑选出来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表现,现在就展现一下你们这两天的训练成果吧!”微笑着,杨静使劲拍着手,并向李保萍使眼色。

 会意的李保萍当即抓住红林的手,并道:“红林,踮起脚尖走向徐总。”“不干!”附到红林耳边,李保萍幽幽道:“比起腿,我觉得这样子更好,腿的话你会暴很多,甚至连女人最私密的地方都会被看到。”李保萍说的很有道理,可红林就是下不了决心。目光如炬的徐总咧嘴而笑,道:“红林,再给你一分钟,如果一分钟之内你不照做,我就报警,到时候你那身为警察的丈夫都可能丢了铁饭碗,可能为了还那十万元,你们夫两连家都要卖掉,然后就是…”“别威胁我!”“事实摆在眼前。”“我走给你看!”哼出声,红林就在李保萍的搀扶下走向看得她都想吐的徐总,脸上尽是无奈和羞愤。

 可没走二十步,李保萍就松开手让红林自己走,红林就像瘸子般走几步就停一步,偶尔还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疼痛让她都出眼泪,但她不愿意在徐总面前懦弱,所以就紧咬着牙关踮起脚尖走向徐总。拍着手,徐总哈哈大笑道:“有进步有进步,不愧是我专门挑选的女人。”“别那么恶心!”“呵呵,你还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恶心呢!”嘴角,徐总就盯着红林前那对随着她不稳脚步而抖动得厉害的房,还有那偶尔上翘的裙摆暴出的内,徐总甚至还看到了红林的

 “爱犬,现在背一下制度。”李保萍道。“为什么?”“背就是了!”知道李教练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红林只得低下头,细声道:“第一,我们必须穿着李教练给我们买的内衣和丝…”红林话还没说完,徐总就笑道:“红林,你穿的内实在是感啊,竟然只能包住一点点,看样子你那当警察的老公经常都在你身上寻找乐趣吧?”“闭嘴!”“背第二条。”李保萍催促道。下眼泪的红林低下头继续不稳地走向徐总,低声道:“第二,我们要听李教练的话;第三,每餐吃饭前…”当红林强忍着恶心说完七条制度时,她已经走到了徐总面前,但她没有直视徐总,因为她觉得自己像是完全暴在徐总面前,更觉得徐总正盯着她那呼之出的房,低着头的她都看到了她前那非常明显的两点。

 如果知道徐总会来,在穿上芭蕾舞蹈服之前,红林绝对会穿上罩,不管教练会不会拿鞭子她,因为她实在是讨厌眼前这个浑身都是,嘴里还散发恶臭的男人,可她不知道再过两天,她就将被徐总占有,而且是带着鲜血的占有,她将在徐总面前像狗一般趴在地上,并被捅破修补好的处女膜!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