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07章 连体内衣
等到孙若走进舞蹈室,李保萍就挽着红林和孙若的手往外走。

 走出孤单芭蕾俱乐部,一阵风吹过,孙若那超短裙直接飘了起来,光溜溜的部暴无遗,她竟然没有穿内

 吃过晚饭已是晚上七点,对明光市颇为熟悉的李保萍就带着她们两个直奔全市最大的内衣店,而李保萍挑选的内衣都不是很普通的款式,是那种非常感非常的款式,红林这种保守女人连想都不敢想的款式!挑了一件连体内衣、一条超薄丁字和一条丝袜,李保萍就拉着红林的手走进了更衣室,只是辅助角色的孙若就傻傻地站在店里,等着李保萍给她挑内衣。

 关上更衣室的门,李保萍道:“爱犬,光了把这个穿上,看合适不。”“我自己行的,教练可以先出去吗?”“你忘记了第五条了吗?”“绝对服从,这个我知道的。”勾了下红林下巴,李保萍笑道:“爱犬,只要你乖乖的,你就可以得到我的呵护,如果不乖,你就要受到惩罚,就连会也参加不了的哦。”这酷似威胁的话语戳到了红林痛处,红林只得当着李保萍的面下女士西装和丝袜,只剩三点式时,红林就有些犹豫,而体贴的李保萍就绕到红林身后解开了红林罩扣子并帮她罩,还顺手抓捏了下红林那鼓鼓的房,吓得红林差点叫出声,而李保萍以“这是感程度测试”为由蒙混过关,更是蹲在地上帮红林

 当李保萍看到红林那长着浓密的私处时,她潜意识地认为红林是个性旺盛的女人,她甚至想伸手去抚摸,可避开的红林穿上丁字后就开始穿连体内衣。红林本不想穿丁字,可知道这连体内衣是开裆的,她就只能穿丁字了。

 站起身,李保萍嘴角,道:“爱犬,你的太多了,必须刮掉,要不然你跳舞的时候很可能,到时候被人拍下来传到网上,你就完蛋了。”正穿着那连体内衣的红林道:“我从来没有刮过。”“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让我帮你刮,第二是到医院用镭,前者不会彻底,需要定期刮,后者会彻底,以后都不会长,就像一只白虎。”想了下,红林道:“我自己可以刮的。”“那晚上你回去后把刮了,明天我检查,如果不干净,我就再帮你刮。”“好的,”穿好连体内衣以及丝袜,红林就看着更衣镜里的自己,脸顿时红了。

 红林现在穿的这套连体内衣延展非常的好,抓在手上还不觉得它有多透明,可当将它穿在身上时,就会发觉它其实非常透明,本来还是的,现在看却成了蜂巢状,一个个小指头大小的镂空遍布全身,而在超薄又极具弹的布料挤下,红林分明看到了自己前那两点都了出来!

 让红林脸红心跳的并不只是上体,还有下体。

 那条恰好挡住私处的丁字延展也非常好,当绕着红林杨柳着红林沟,具有拉伸的绳带勒紧娇躯时,挡住私处的布料就被略微拉伸,又薄又紧身的特让红林私处轮廓尽显,两花瓣尤为明显,那还不合时宜地从内两侧探出头,让红林都找不到不刮了它们的理由,而红林部两侧还有极细的绳带。

 让红林转过身,李保萍就盯着红林那几乎完全暴部,一条绳带着红林沟,李保萍甚至看到了红林那颜色略深的眼,可红林的部又大又翘,挤在一块的瓣让还想看个清楚的李保萍打消了念头。得到李保萍允许,红林就再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暴得如同女一般,那房被得都快扁了,而这种迫感让她有种要窒息的错觉,可偏偏被丈夫和儿子过的头却从镂空处出。虽然觉得这连体内衣太暴了,可红林又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这是教练给她挑选的。而且呢,内衣是穿在里面,又没有人会看到,再就是等到会结束之后就不用穿了,也就是说只要再忍两周就可以了。

 “爱犬,你好漂亮,这里再调整一下就完美了,”说着,李保萍就顺手拉了下着红林沟的绳带,私处和眼同时受到摩擦的红林忍不住发出呻。“这种程度的刺你都忍受不了,你如何跳好芭蕾?”本还笑容面的李保萍冷冷道。知道是自己犯了错,红林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镜子中暴的自己,房几乎全,私处也就是被挡住那么三分之二,两肥凸凸的花瓣都出了那么一点儿,使得红林觉得自己活像是站在嫖客面前让他们选的女。

 此时,正在内衣店里买衣服的人都有些发愣,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红林那声人呻,陪同女朋友或是老婆来买内衣的男人甚至幻想着更衣室里有美女正遭人凌辱。红林那双本就修长大腿在丝袜的紧紧包裹下显得更加的修长且没有一点赘,调教过太多女人的李保萍看得都有些呆了。

 如果红林是个正值青春年少的美少女,她的腿能长得如此完美,李保萍一点都不惊讶,但关键红林已为人多年,还生过孩子,一般生过孩子的女人的大腿都会变,可红林是个例外,她的大腿甚至比标准模特还来得标准,看得李保萍都想好好抚摸几下,而她有了这个机会,那就是替红林整理丝袜袜口时顺手在红林大腿上来回摸了好几下。大腿是女人感地带之一,尤其是大腿内侧,所以被李保萍摸上几下的红林再次发出呻。“真想拿皮鞭你!”叫出声,李保萍当即推开更衣室的门走了出去。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数十道目光同时投向穿着暴连体内衣,还一脸羞红的红林,而在下一个瞬间,红林就急忙关上了门,一脸惊愕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连体内衣已经很暴了,那丁字更是暴,因为那原本应该包裹着部的地方是个爱心型的镂空,使得红林整个部都暴,幸好还有些布料挡住她的私处,要不然她的整个下体就完全暴了,不过刚刚那么多双燃烧着火的眼睛都盯着她,她都觉得自己的房。部都是赤地展现在他们面前。“刚刚…刚刚那么多人看到我穿这种的…”摸着发烫的脸,红林不断抚摸着口以理顺气息,可头在手掌触碰下竟然凸起充血了,左边那个凸点明显比右边的大得多,这可吓坏了红林。

 红林当即将连体内衣往左侧拉一点点,可头没办法顶着那脉络状的丝线,更是让镂空变得更大,修饰着头的晕是一层淡淡的粉红,就如一颗刚摘下来接受过水洗礼的樱桃,看上去十分可口,可红林觉得这么暴真的非常不道德,所以她急忙下这感的连体内衣、丁字以及丝袜,穿上自己那套最为普通的内衣。低着头走出更衣室,红林就想立马离开这个让她蒙羞的内衣店,可教练又挑了一套连体内衣让她拿去试穿,并嘱咐她不要下,直接穿出来。

 回更衣室换上那套连体内衣,红林的脸就更红了。教练这次选的连体内衣为白色,印花丝绸面料,吊带低设计,吊带为弹细带;全身半透明,感蕾丝带有魅惑花纹遍布其上;肩式设计,娇娆侗体若隐若现;部边缘蕾丝饰边,更显部的丰,隐约可见红林那完美酮体曲线,感至极。时尚蕾丝包裹着成而散发惑气息的身体,再搭配上隐秘处最令人血脉张的开裆设计,衬托出红林那狂野奔放的形象,可红林明明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除了白色连体内衣外,红林下体还穿着一条半透明高三角,遮住私处的布料极少,准确的说只能恰好遮住那条,要是红林稍微往上以拉,两瓣肥沃花瓣都会出来,内更是会。转身歪过头看着自己部,红林一直咬着下,因为连体网袜的开裆式设计让她的半个部都暴在空气中。

 在更衣室里呆了好一会儿,直到李保萍敲门,红林才急忙穿上自己上班经常穿的女士西装裙走出了更衣室。此时,内衣店里的人几乎都注视着红林,自然是因为红林那双外的小腿在白色丝袜的衬托下太人了。付过钱,李保萍就带着她们走出内衣店,顺手将红林那包好的老土内衣扔进了街边垃圾桶,勤俭节约的红林都有些心疼了。散着步,李保萍就告诫红林除了洗澡,其它时间都不能下内衣,这也是她选择具有束效果和开裆式连体内衣,而不让她戴罩的缘故。

 在街上走了半个多小时,和红林孙若喝了杯咖啡,李保萍就打车回家。见这儿离家很近,红林就步行回家,黏人的孙若执意要做护花使者,没办法,红林只好让她送自己回去。回家的过程中,红林问到孙若买的是什么内衣,怎么都看不出来,孙若当即掀起裙摆,让红林见识见识李保萍给她选的丁字。被羞到的红林当即拉下孙若裙摆,边往前走边告诉她不能因为被徐总强 了就自暴自弃,一定要好好面对人生。要是红林知道孙若做都做了好多年,陪过的男人不计其数,估计她就不会再这么谆谆教导,而是一脚把孙若踹开。

 到了家门口,红林拦了一辆的士让孙若回家,她才走上楼。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