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06章 徐总的口味
“唔…”“有什么感觉?”问完,李保萍的手指就继续爱抚着红林私处,指尖偶尔还碰到红林那明显已凸起充血的蒂。

 娇躯阵阵颤抖的红林紧咬着薄,轻声道:“唔……不能再摸了…”冷冷一笑,李保萍道:“要是在跳芭蕾舞时,你的私处不小心被孙若碰到,你就开始呻,你说省领导会将你看成是纯洁无瑕的天鹅,还是一个的女人?”“请不要用那种形容词!”叫出声,自觉理亏的红林低下头继续承受李保萍那忽快忽慢的爱抚,道“我真的快忍不住了。”皱着眉,李保萍道:“那看样子我要加入一些室外训练。”“什么室外训练?”移开手,当着红林的面闻了闻手指,李保萍笑道:“似乎中国女人的气味和我们非洲女人不一样,不知道你们两个的气味是不是一样的呢?”说罢,李保萍就用另一只手去爱抚孙若私处。

 孙若身体虽然偶尔会颤抖,但不会像红林那样叫出声,那表情也自然多了,毕竟她被太多男人干过了。看着李保萍抚摸孙若私处,红林面红耳赤,但还是看着,因为她希望自己能像孙若那么的淡定,那样子就可以在会上表现得更,博得省领导好感,再检举徐总,将他赶下台,也顺便解救被徐总要挟得都献出了身体的孙若。

 分别闻了闻粘着红林和孙若的手指,李保萍出皓齿,道:“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我还以为红林爱的气味会更浓,没想到是孙若的更浓,看样子红林你很少生活吧?”“教练,能不能不聊这种话题?”“我尊重你,”耸了耸肩膀,李保萍道“你们继续腿,我还有几件事要告诉你们,首先就是给你们取一个艺名。”“可以自己取吗?”孙若一脸期待地看着李保萍。

 “除了取艺名,我还要和你们说几条制度,不管是训练还是回家甚至是上班时你们都必须遵守,互相监督!”顿了顿,走来走去的李保萍道“孙若,你的艺名是波斯猫。”“嗯!”“红林,”打量着这个年过40但还风韵犹存更是有点天真的女人,李保萍咽下口水,道“红林,你的艺名是爱犬。”“不要,”红林当即否决。

 “真是一个固执的家伙,”微微叹气,李保萍道“不管是在非洲还是美洲或者是你们亚洲,狗都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甚至比人还忠诚。说得难听一点,亲人甚至是夫都可以互相出卖,但狗绝对不会出卖主人,所以我给你取的艺名是爱犬的意思就是说,红林你是一个非常忠诚的女人。对婚姻,对朋友,对亲人都是那么的忠诚,所以请别辜负我的一番好意。”“可是…”“而且爱犬这名字只有在训练时用。”红林不喜欢“爱犬”这个艺名,她觉得狗都非常低,为了生存会摇尾乞怜,但她又觉得教练说的也很有道理,所以在经过数分钟的思想挣扎后,她还是点头了。“爱犬。”见红林没有反应,李保萍又叫了声。“姐姐,教练叫你呢!”“爱犬。”咬着牙,红利就应道:“教…教练,我在呢。”“真是我的好爱犬,”恶一笑,李保萍拍了拍手示意她们换一条腿,然后就以喝水为由走开了。

 走出舞蹈室,李保萍径直走向监控室。敲了敲门,得到徐总允许,李保萍就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赤的俱乐部部长杨静跪在地上着徐总的脚指头,部与地板接触的位置都是水。靠着旋转椅的徐总扫了眼李保萍就继续盯着呈现在显示屏上的红林,那白天鹅般的纯洁模样让徐总看得极为亢奋,间那巨物硬得呈90度直指上方,而他正幻想着红林穿着暴芭蕾舞蹈服跳舞的画面,他甚至还打算专为红林定制一套芭蕾舞蹈服,还要有一狗尾巴!

 见徐总一脸嗤笑,李保萍就知道他是在意红林,等到徐总回过头盯着她,她才开口道:“徐总,已经按照你的意思给红林取了名字。”“我听到了,爱犬,红林是我的爱犬,真不错,嘻嘻!”“至于制度方面,徐总你有什么建议?”“你应该很了解我的想法,要不然我就不会特意把你从国外请到中国了。”“那我明白了,”转身正走,李保萍又扭头道“晚上我要带红林去买内衣,很感,绝对符合徐总您的口味,明天你就会看到了。”“透明,暴。”“嗯。”回到舞蹈室后,李保萍就让红林和孙若围着自己坐下。

 吸引了她们的目光后,李保萍就道:“我要和你们说几条制度,你们必须遵守,如果谁不遵守,谁就得挨鞭子,我说的可不是开玩笑的哦。爱犬,知道吗?”“知道,教练。你能不能不要用爱…”“有什么问题吗?”“没…”“那我就说一说制度,”顿了顿,李保萍道“第一,你们必须穿上我给你们买的内衣,绝对不能穿你们以前穿过的内衣。”“可…”瞪了红林一眼,李保萍怒道“有什么问题等我说完制度再开口!”感觉出李保萍心中不悦,红林只好闭嘴,但她还是有很多想说的,特别是穿内衣方面,要她穿着李保萍选好的内衣,她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狗,做为主人的李保萍为她套上了狗项圈,不过红林错了,彻底错了,她的主人可不是李保萍,而是透过监控器意着她的徐总!

 “第一,你们必须穿着我给你们买的内衣和丝袜甚至是任何衣服;第二,不管是室内教学还是室外教学,你们都必须听我的,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去做,谁违抗谁就要吃鞭子;第三,每餐吃饭前你们必须打电话给我,向我汇报你们即将要吃什么,我会告诉你们什么不能吃,这样子才能保持好体型;第四,经期到了要和我说,我好安排训练强度;第五,你们要像白天鹅那般的谦卑,绝对服从,不论室内还是室外训练,你们可以将我当成女王,将自己当成女仆;第六,穿过的内衣直接拿到俱乐部来洗,使用特殊的洗衣,绝对不能私下洗;第七,随时随地训练,这点就要靠自觉,比如腿、大踢腿、一字步、后弯、前弯,这些基本功都是必须时常练习的,可不是靠下午这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见红林和孙若都没有说话,李保萍就笑着拍了拍手,道:“爱犬,波斯猫,对于以上七点,你们能遵守吗?”“嗯!”孙若应得非常大声,红林只是轻微点了下头。

 “时间还早,我和你们聊一聊我的经历吧,也希望你们能像我一样努力,”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李保萍就开始编织她那带血带泪的芭蕾舞训练史,说得红林和孙若时惊时乍,更是对李保萍充了敬佩,但事实上,李保萍根本不是专业芭蕾舞教练,她只不过知道一些基本功而已,而她真正的身份是调教师!

 调教师,顾名思义就是负责调教,而做为专业的调教师,李保萍要做的就是收钱后按照客人的定位调教需要调教的对象,改变她们的性格、气质、语言甚至可以改变她们的人格,将人变成狗,而这一过程需要的不只是皮鞭,更是需要呵护,让被调教的对象在痛苦与怜爱这双重体验下慢慢完成蜕变!

 聊完天,李保萍就请红林和孙若一块吃饭,担心老公和儿子没办法搞定晚饭的红林还是想回去,可在李保萍威下,红林只得点头了,而知道吃完饭还要一起去买内衣,红林就有点怕,但为了能在会上博得省领导好感以拉徐总下马,红林只能默默忍受了。

 接近五点,红林和孙若就回更衣室换衣服,李保萍则呆在舞蹈室和徐总通电话,不过正偷看红林换衣服的徐总没什么心思和李保萍聊天,所以没聊几句就挂了。“姐姐,你这儿了。”只穿着三点式的孙若蹲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同样穿着三点式的红林的私处,还拿出手机调成摄像模式,拍摄着红林那被水打,显得有些透明的内,边角几都探出了头,而正对着镜子整理秀发的红林全然不知。整理好秀发,红林扭过头寻找孙若,这才看到孙若蹲在自己后面拍照。“死孙若!快删掉!”孙若举起手机拍了下红林那被罩衬托得异常丰的双和成脸颊,虽然红林脸上带着怒意,但那张脸还是那么的好看,岁月完全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快给我!”“才不给你!”嬉笑着,孙若就在更衣室跑来跑去,红林则紧追着,而孙若边跑还边拍摄,镜头内的红林跑得气吁吁,双都快跑出来了,而她还边跑边调整罩,以保护呼之出的美丽房。

 追逐了一分钟,红林终于抓到了孙若,并抢过手机。“坏姐姐!”调出相册,红林并没有找到刚刚拍的照片。

 整理好,红林就先走出更衣室,孙若则慢悠悠地整理着,并道:“红林,有空的时候我要去买不同种类的丝袜让你换着穿,让你感觉感觉丝袜带来的那种束缚,嘻嘻,我猜徐总会很喜欢的,”说罢,孙若就盯着监控器,并主动聊起裙摆下内,正对着监控器开始自,因为她知道徐总会看到她这惹火的一幕。

 自完,换好超短裙的孙若就走出更衣室,粘着水的内则被她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