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05章 更衣被偷窥
走进更衣室,红林找到了两套芭蕾舞蹈服,但她嫌这两套款式相同的舞蹈服太暴了,就打算找一套保守点的,几乎将整个更衣室翻了个遍,红林也没有找到第三套舞蹈服。“林姐,这好穿的,”已换上芭蕾服的孙若正全身镜前转来转去,看着好像白天鹅般的自己。打量着孙若,见只是房以上及大腿以下出,她就松了口气,或许是她太保守了吧?

 “快点换上,不能让教练等太久了哦。”孙若手里正摇晃着半透明袜,眯眼道“是不是要像在办公室那样替姐姐换上这丝袜啊?”“才不用呢!我又不是不会穿?”“在卫生间替姐姐换了一次,这次我也乐意效劳的,”说着,孙若就冲向红林,调皮地将她紧紧抱住,并去解红林的衣扣。“我自己来就行了啦!”见孙若如此活泼好动,红林又是喜欢又是郁闷,但也没有阻止孙若,毕竟孙若已经很可怜了,能让她在自己身上找点乐趣也是好的。

 此时徐总正一边干着杨静一边盯着显示屏,看着孙若解开红林的西装裙扣子,徐总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更是加大力度干着杨静,将杨静幻想成红林,可一点反抗精神都没有的杨静连红林的一都比不上,所以不管杨静如何叫,如何摆娇躯,如何讨好他,他看都不看杨静,只是机械地干着,眼睛半秒都没有离开显示屏。

 并不知道更衣室装了监控器的红林已在孙若伺候下掉西装裙和里面那件打底衣,一手可握的房被白色罩衬托得非常,锁骨和沟清晰可见,罩外的比身体其它地方都来得白皙,就好像刚刚剥了壳的鸡蛋,不过她还穿着丝袜,要是丝袜了,估计大腿内侧的肌肤会来得更白皙,毕竟那儿几乎没见光。

 看着红林,孙若忽然伸出魔手抓住红林的房,使劲捏了好几下,嬉笑道:“没有下垂,比我想像中的好,林姐姐你保养得很好!我是又羡慕又嫉妒呀!”孙若这一动作却让徐总像吃了伟哥般干着杨静,被干得晕晕乎乎的杨静叫得更大声,在狭窄的监控室不断回着,还夹杂着两人器撞击的啪唧啪唧声。“红林!总有一天我绝对要让你像狗一样翘起股让我干!”叫着,过于兴奋的徐总就将进了杨静子,还让杨静跪在地上吃着从马眼析出的。“别来,这不是能摸的地方,”弹开孙若的手,红林白了她好几眼。

 “只有姐姐的老公才能摸吗?”“不和你聊这种话题!”红林拿起那叠得整齐的纯白色芭蕾服,摊开,见中间叠着一双白色丝袜,她就将它拿起,抖了抖,才发觉是袜,非常透明,挡住私处的布料更是透明,不过里面穿着内,就算全透明也不碍事。“林姐!我帮你!”蹲到地上,孙若很麻烦地托着红林的丝袜,有点被动的红林就换着脚让孙若下丝袜。下红林的丝袜,孙若在脸上深呼吸着。从镜子里看到这动作的红林吓了一跳,道:“穿过的丝袜很好闻吗?都是汗臭味吧?”“有一种芬芳,以后你就明白了,”说着,孙若更加使劲地闻着,而穿着三点式的红林脸都红了,心跳加速,她怎么也想不到孙若竟然会喜欢闻自己穿过的丝袜。

 此时徐总将画面切换到了装在更衣室地面的那个监视器上,并拉近距离,整个显示屏上是红林三角地带的特写,那部被白色内勒得非常紧,中间凹陷,两边丘高高隆起,也许是夏天出汗的缘故,那挡着私处的白色布料有点儿得有点儿透明,隐约可见一丛浓郁,几还从内边缘探出。而正对着镜子盘头发的红林免不了晃动部,所以单纯地看显示屏就会觉得红林非常,在不断摇摆勾引徐总,被挑起的徐总双眼放光,恨不得冲进更衣室了红林,但要是现在就了她,那这场调教游戏就显得太无趣了,徐总要让红林一步步走向他设置的陷阱里,并且是在红林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

 红林盘好头发,让孙若别再闻丝袜,孙若就伺候着红林穿上袜,几乎全透明的袜有点儿紧,红林有点不适应,总觉得这是对身体的束缚,但这种束缚却让她的大腿显得更加匀称,更加修长,毫无赘,就像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可红林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少女,不过镜子中的女人看上去还真是年轻!“姐姐,你真好看,”孙若赞美道。“都老了,可比不过你!”白了孙若一眼,红林就开始穿芭蕾服,她都觉得教练已等的不耐烦了。芭蕾服其实和吊带裙差不多,不同的是芭蕾服的裙摆上翘,就像天鹅张开白色羽翼,而上翘的裙摆只是恰好遮住,要是跳舞的时候幅度大点,三角地带都会被人看到了,不过在电视上看过很多场芭蕾舞表演的红林知道这非常正常。

 红林换好芭蕾服后,孙若还围着她转了好几圈,觉得一切ok后,两人就手牵着手走出更衣室。此时的红林看上去就像是一只从未被玷污过的白天鹅,却不知道她的命运正因为这件纯白得好像白雪般的芭蕾服而发生巨大改变!

 走进舞蹈室,教练李保萍依旧是脸笑容,看上去十分的好相处。打量着走近自己的两只白天鹅,李保萍拍了拍手,道:“今天是第一课,先学腿,这边来。左腿先二十下再换右腿,让我确定你们哪条腿的柔韧度更好,再着重锻炼另一条腿,让它们的柔韧度相同。”“姐姐,你的柔韧度好吗?”孙若问道。“都都不怎么样,”笑着,红林将左腿架在横杠上,侧身,举高右手,像在学校上体育课那样腿,孙若也学着红林那样腿,但另一只脚有点站不住,好一会儿才适应了。看了她们一眼,李保萍道:“右手着右腿别动,看你们能不能经受得了外界刺。”待她们维持好腿动作后,李保萍就走到孙若面前,手落在孙若上,并慢慢往下摸,孙若还没反应过来,李保萍的手就落在了孙若那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干过的私处,并沿着滑动着,尽管有两层布料挡着,可孙若还是很有感觉,就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

 看到这画面,红林脸红了,忙道:“教练,你怎么摸…摸那儿?”“在双人芭蕾中,女人私处被碰到的几率非常大,所以我要刺你们的私处,让你们不再那么感,要不然在表演中,你们摸到对方的私处可能会让整场表演中断。”“你是说我和孙若是要跳双人芭蕾舞?”“是,”说着,李保萍已收回手走向红林,道“孙若能忍得住,现在看你行不行。”没等红林反应过来,李保萍的食指已在她的私处,并顶着滑动着。“唔…”总觉得自己出轨了的红林本能地发出呻,而这让李保萍更加兴奋,滑动得更快更用力,布料都被李保萍进了,隆起的丘都快完全暴了。红林边呻边打着寒颤,都有点站不住了。

 “忍住,要不然你无法成为合格的芭蕾舞演员!”李保萍的话语变得有些严厉。“唔…知…知道…”私处被一个认识不到半个小时的人抚摸,还一点都不温柔,蒂更是时不时会被她碰到,红林都觉得自己要疯了,那暗示着她开始兴奋的水更是出,脏了她的白色内,更是因为李保萍的而从两侧出,那本就透明的袜在水浸透下变得更加透明,很明显的一大块水渍。“唔…”“忍着!”李保萍喝道。被吓了一跳的红林觉得李保萍是一个又温柔又严厉的芭蕾舞教练,却不知道眼前这位“严厉”的芭蕾舞教练其实是个同恋,红林身体散发出的成气息让李保萍想好好待一番,而所有的待都是在徐总授意下进行的,毕竟她拿了徐总的钱,她就要做好同价值的工作。“快…快站不住了…”知道自己水,红林羞得要命,而见孙若一直盯着她的私处,她就更害羞,甚至想离开这儿,可她不能走,她必须努力训练,在会上好好表现,就算徐总不给她补上那根本和她无关的十万,她也能给省领导留个好印象,然后检举徐总!

 透过显示屏监视着红林一举一动的徐总非常兴奋,眼睛都快冒火了,甚至想亲自参与对红林的孤单芭蕾调教。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