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
第04章 芭蕾俱乐部
听罢,目光深邃的徐总望着窗户好一会儿才道:“红林曾经动挪用过酒厂的资金,现在又要挪用一次了,如果她不同意去参加芭蕾,我会让她坐牢的!”“那还需要我去传话吗?”“不用,你回去,我要和银行那边的朋友打个招呼,让他以红林的名义取走一笔钱。”“那我先退下了,有什么吩咐再找我,”说完,张尚功就走出了办公室。

 翘着二郎腿,徐总道:“红林啊红林,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我绝对会让你成为我的专属丝袜芭蕾女!”中午回家,红林本想和强谈一谈早上公司发生的事,听一听她这个做警察的丈夫的想法,但她将饭菜煮好后,强却打电话说他中午要加班,这让红林很郁闷,中午的红烧鱼都食之无味,但见儿子吃得那么,她那皱紧的柳眉就松开了。

 下午上班没什么特别,下班之后红林空回家热了饭菜就打的前往缤纷酒店503客房。敲了敲门,片刻后,穿着浴袍还擦着秀发的吴玲玲打开了门,待红林走进房间,吴玲玲就将门锁上了。拿着吹风机吹着头发,吴玲玲就和红林聊着无忧无虑的高中,再后面就聊到了毕业后的去向,红林也就得知吴玲玲回到老家是在小学教英语,后来下海,再后来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就呆在家里带孩子,一直到现在。得知吴玲玲的老公是一家大公司老板,身价近亿,红林就想到自己的丈夫,对比之下,红林觉得强逊多了,但强是她的选择,对她也好,这是金钱所无法买到的,所以她对现在的生活很足。

 聊了一会儿,接到丈夫电话,吴玲玲就带着红林去参加宴会。

 到了宴会现场,红林吓到了,看到的竟然都是明光市的名,就连市长也参加了宴会,而他们都对吴玲玲毕恭毕敬的,对她则完全无视了,她穿得太普通了,只有那双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让宴会上的男人多看了几眼,这让红林很难受,要是知道是这种名宴会,她才不会来参加,可为了不让老同学难堪,整场宴会下来,红林都维持着相当甜美的笑容,心却异常难受。身份的悬殊,生活质量的巨大差异让红林都怀疑自己的选择对不对,可儿子都九岁了,就算选择错了,她也改变不了,而且她心里爱着强和儿子。

 九点,宴会结束,和吴玲玲聊了几句,红林就打的回家,到家后,丈夫还是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红林就知道他是在办案或者审问犯人。

 第二天去上班,红林就被徐总叫到了办公室,旁边还坐着一名她没有见过的女人,前还挂着工作证,是市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看着道貌岸然的徐总,红林恨不得冲上去给她一巴掌,但这会暴了自己知道他那龌蹉事的事实,所以她就勉强装出笑意,坐在他们对面,手本想放在桌上,可一想到昨天孙若就躺在这张办公桌上被干,红林就收回了手。

 “小林,你说吧。”徐总示意道。“您是红林红女士吧?”红林点头后,小林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红林面前,道“请过目。”文件上写着红林昨天下午三点十分从他们银行取走了十万元。

 简略看过那份文件,红林惊得都想拍桌子,叫道:“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动过厂里的钱!”“那这份文件呢?”小林又拿出一份文件。第二份文件也是红林私自挪用酒厂钱的记录,这倒是真的,那时候红林是急需用钱,所以就偷偷转走了公司近五万的钱,但没过几天她就将这笔钱补上了,她都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银行那边竟然还有记录。“红林,你在酒厂呆了十几年,我一直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两次挪用公司的钱,要是你现在还那十万元,我就既往不咎。”徐总道。“我没有拿!我真的没有拿!”红林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红林女式,请在两周内补齐十万元,否则银行会起诉你,”说完,小林收起文件就走出办公室。

 小林离开后,红林瞪着徐总,道:“如果你想辞退我,我现在立马收拾东西走人,你没必要做这么恶心的事!”“我这人向来光明磊落,从来不栽赃陷害,而且上次你挪用公款时我在出差,根本陷害不了你,不过要说这次是我栽赃的,那还是有可能的,”顿了顿,徐总冷冷道“只要你去参加孤单芭蕾俱乐部的训练,并在会上好好表现,我会补上这大窟窿,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要不然你就只能去坐牢了。”“我才不会去!”红林起身就走。

 “我听说你老公是警察,身为警察的子却知法犯法,你觉得你老公的工作还能不能保住?让我想想子坐牢,老公没有工作,儿子在家哇哇大哭的凄凉场面吧。”“你这恶!”“坐下来好好谈谈,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坏处,”待红林坐下来后,徐总继续道“我知道你有我的把柄,所以我才人为制造了你的把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你在会上好好表现,让省领导尽兴而归,至于省领导是任命你还是孙若做主任,我都无所谓,不过事后你要辞职,离开酒厂。一切ok后,我就打十万块到你账户上,你再转进公司账户就可以了。”“跳芭蕾就可以了?”“如果我要得到你的身体,我可以更大的把柄,”咧嘴笑着,徐总道“我只要求你跳芭蕾。”全身疙瘩都冒起来的红林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好,我答应你,如果你到时候反悔,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这是贵宾卡,”掏出贵宾卡推倒红林面前,徐总道“另一张我已经交给孙若了,下午你们两个一起过去,可别让我失望了。”“你这禽兽!”抓起贵宾卡,红林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是禽兽,但不久之后你就会愿意在我这只禽兽面前翩翩起舞,像只白天鹅,我还要在你身上留下辱烙印!”回到办公室和孙若聊了一会儿,知道徐总又威胁孙若,让孙若一定要去参加芭蕾舞训练,红林就很心疼,并暗暗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孙若,殊不知这都是徐总设下的圈套,和丈夫一样正直的她正一步步走向徐总设下的圈套里。

 俱乐部是下午三点开门,所以下午红林就没有去计生办,而是让张怡洁处理可能发生的事,紧急情况可以打电话给她,她在两点半就在俱乐部门口等着,孙若则是两点四十到,两人聊得非常开心,孙若还买了冷饮给红林喝。近三点,俱乐部大门打开,俱乐部部长杨静引导下走向舞蹈室。

 不多时,一辆奥迪a 8停在俱乐部门前,穿着黑色西装,但丝毫掩盖不住浑身肥的徐总走下车,而已将红林孙若送进舞蹈室的杨静出现在门前,见徐总已经来了,她忙上去,道:“徐总,我已经将红林带到舞蹈室了。”“你做得很好,也不枉费我花大钱买下你这都快倒闭的俱乐部。”徐总咧嘴笑着,充光芒的小眼睛注视着姿一般的杨静。

 “徐总,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说。”“红林长得一般,而且都41岁了,你有必要在她身上花这么多时间和金钱吗?”“在我看来,红林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女人,而且我最喜欢看她穿丝袜的样子,这也是我安排她来跳芭蕾的原因,要是红林穿上芭蕾服,她绝对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动人,也是我最想的女人!”“可是…”“闭嘴!再问任何问题!我一把火就烧了你这俱乐部!你别以为明光市就你这一家俱乐部!”徐总咆哮道,口水得杨静一脸都是,那气味极其难闻,就好像发酵的馊水。

 “知…知道了…”“带我去监控室,我要一边监视红林一边干你。”“好的。”俱乐部已被徐总买下,几乎所有人都被他辞退,只留下杨静,杨静除了扮演俱乐部部长这个角色外,还要给徐总干,没办法,谁让杨静手头紧,出卖身体能换到巨额资金她自然愿意做,只是她很害怕有点变态的徐总。

 徐总要让这俱乐部变成他的私人场所,而红林就是这个偌大舞台上的丝袜芭蕾女,他要像木偶师般操控着红林做出任何他喜欢的动作,他甚至想在红林私密处烙印,让红林变成他的私有财产,不过这可不是一步就能实现的,需要经过很多铺垫才行!走进监控室,徐总坐在软椅前看着中间最大的显示屏,画面中有三个女人,红林、孙若以及负责教她们跳芭蕾的李保萍。

 大显示屏旁边还有几个小的显示屏,显示着公共卫生间、更衣室、浴室、走廊、储物间等地方。“我的中文名叫李保萍,是负责教你们的芭蕾老师,”顿了顿,皮肤黝黑,穿着黑色紧身服,笑眯眯的李保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继续道“我是非洲人,二十六 岁,自小呆在中国,十七 岁到英国伦敦学习芭蕾。前几天我受孤单芭蕾俱乐部的邀请到这儿授课,简单的说就是教你们跳芭蕾。我不管你们有没有芭蕾基础,我也不管你们能下多大苦功,我只要求你们在这儿呆的两个小时里要完完全全按照我说的做。”“会很难吗,我们都没有基础。”孙若道。“不会,不会,放心,”笑了笑,李保萍继续道“只要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我有信心在两周内让你们蜕变为白天鹅。”“那就麻烦老师了,”红林道。

 听着她们对话的徐总靠着椅子,肥得好像会油的大腿在桌上,自语道:“时而温驯时而烈的红林,我都会将你变成一只只属于我的丝袜天鹅,我要在你的房、股以及被你丈夫干过的私处烙上我的专属标记,让你永远都只属于我!”和平易近人的外国芭蕾舞老师聊了一会儿,红林就拉着孙若的手走向更衣室,今天红林要穿上她生平的第一套芭蕾服,而此时心理病态的徐总正盯着显示着更衣室的显示屏。  m.WUwXs.Com
上章 红林之徐总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