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20章
 刘征将车开到我家,蓝宇说他在车里等着我们。我和刘征还没走进家门,老妈早已等在门口,当我走到她面前,她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胳膊“啊”的一声痛哭起来,我搀扶着她,尽量使自己平静:“没事了!妈!您干吗呀!这不是都好好的吗!”

 我声音哽咽。我妈哭得更厉害了…我的妹妹们和刘征都上来解劝,老妈好歹算是止住了哭泣。在家中,我看着老妈渐渐地笑了,开始惦记车中的蓝宇。多大的无奈,我生死关头唯一想到了两个人,却不能同时在我身边。

 我骗老妈还有些重要的事情去公司处理,然后和刘征一同出来。“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咱妈好些了?”蓝宇关切地问“好了!她见到我就行了。”我笑着说“你们去哪儿?我送你们。”刘征问“你们饿不饿?咱们去吃饭吧?我请客”蓝宇提议。

 “还是我请客,算是庆祝扞东平安归来。”刘征说“我想先洗个澡,也不想去外面吃!”我厌恶去餐厅吃饭,虽然我已是几个月没见到油水了“去我家怎么样?”

 刘征建议我们决定去刘征家。那是男人的聚会,房间里很快弥漫着酒气和浓重的烟雾,还不时伴随着咒骂声。第一个喝醉的是我,刘征也有些晕乎,蓝宇那天喝得很少,他看着高兴,听我和刘征大骂世道不公。

 “刘征!我要敬你!我要报答你!我们是患难之,我一定要报答你!”我借着酒劲说出心里话。

 为了帮我出来,刘征将自己全部三拾万存款都搭出去了,这算是为朋友两(类)刀。“别提这些了,只要你能出来,就没白折腾。”刘征说着和我干杯。我转过脸,看着蓝宇,他不声不响地饶有兴致地听我们侃。

 “谢谢你那张条,我在那鬼地方都呆不下去了!”他无所谓地笑了一下:“喝!”他说着向我举杯…那个案子终于有了结果。因证据不足,撤消对我的起诉,但因公司存在许多财务问题,如偷税漏税等,被巨额罚款,其余资产退回。

 对这个结果我已经十分满意,虽然使我原气大伤,但我仍可以东山再起。那是我人生的一次劫难,我侥幸逃脱了,可也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它改变了我的人生哲学,我开始活得更平淡、自然。

 ***在蓝宇的小屋,我躺在他的怀里,他端详我、不时地亲吻我:“我这次变化大吗?”我指自己出狱后的模样。“不大,就是瘦了。”“我还以为你早忘了我了!”我说“我怕你想不开。

 记得我接到传真的时候,公司所有领导找我谈话,保卫科让我写材料,还要写细节…真担心你的。”

 他不善于表达,可我懂!我翻身起来,将他搂在怀里,细心地观察他,他真的和我刚认识时大不一样了,眉宇间多了那份成。从前他看我的眼神透着不安,怀疑,可现在,他看我时自信,坦然。他比我们重逢时略微消瘦,为什么?

 难道和我在一起使他痛苦吗?我低下头,用我润的嘴贴到他的眉毛、眼睛、鼻子上,然后慢慢地滑到他的上,我细致地为他,他也伸出舌头回应。

 我将头低得更深,我们动情地接吻…我抬起头看着他,手在他的头发中轻轻爱抚:“告诉我,为什么给我的条上只写个‘宇’字?”我问他笑了,没回答。“你要我还你的债,你说怎么还?”

 “你自己看着办!”他笑着说我看着他,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爱我,我只能靠感觉。可这足够了,它比一千句甜言语更让我激动。

 “我要你!除非我死了,我们就一直这样,好吗?”我眼睛紧盯住他的眼睛问。他又是那样轻松地笑:“要是我们老了呢?”他问“除非你嫌我老!”

 我说他还是笑。我被他笑得无可奈何,有些失望。他一定是观察到我沮丧的表情,他凑过来亲我,再次和我接吻:“你是毒品,明知道不能碰,会毁我一辈子,可还是又碰了。”他笑着说。

 天!我们竟然不约而同地将对方看作毒品。我没说话。“那你又染上毒瘾,怎么办?”我也故作轻松地问他“等着下次再戒毒!”他说,我不明白。

 “你什么时候准备再戒毒?”我猜想他暗示我最终要分手。“等到你再结婚,或又找别人时。”

 他依旧笑着、轻松的、不在意地说!我看着他的笑容,听着他的话语,那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他完全不信任我,却义无反顾地和我在一起…“你今年还能出去吗?”

 我要换个话题,问他出国的事“早没戏了!”“他走了?”我问“嗯”“那你们不就断了吗?”

 “…”他没回答“他一定知道我们不少事吧?”我问“他一点都不知道。我从没对他讲过。”我很惊讶,无法理解。“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咱们的事。”他又说“为什么?”“我不愿意别人分享。”

 ***我只有呆坐在那里看着他,沉默我们认识七年多,可直到那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我认识并爱上了一个…天使!那天晚上,我们尽情做,蓝宇兴奋极了,他疯狂地享受着爱的欢乐。

 我也兴奋,却做得小心翼翼,生怕他会溶化在我的怀中。后来我几乎一夜未眠,他一直躺在我的臂膀里睡着,他睡得很沉。我想着我的人生,事业,母亲,想着在监狱的夜夜,我对自己发誓,除非蓝宇厌倦了这种生活,我会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清晨,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们又开始各自忙碌,我将蓝宇送到单位,然后回公司收拾我那个烂滩子。

 我好像又回到了创业阶段,虽然艰辛,但充实。我早已退了饭店的长期包房,也将“临时村”和“运动村”的房子卖掉,因为我需要资金周转。

 除了偶而回我妈那里,我几乎每天住在“庆贺”蓝宇的小屋中。我戏称是落破后到他这里逃难。他工作很忙,那个日本老板特别苛刻,他总对我讲这些外国老板太黑,他要当希特勒,把小日本全部干掉。

 我说他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他说没错儿。但他干的很好,那天他高兴的告诉我老板给他加薪了,于是我们来到餐厅,我狠狠地宰了他一把。

 蓝宇从不谈过去,更不谈未来,他不相信、也不介意未来。我们现在很幸福。那天,我远远地等在他公司门口,一个漂亮的女孩和他一齐走出来,他们有说有笑的。

 当蓝宇钻进我的车里,我笑着逗他“你丫行啊!勾上这么漂亮的女孩!”“是她老着我。”他得意。我可以想象。“你还不顺水推舟,上手?”他疑惑地看我,然后轻蔑地瞟了我一眼。我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

 “开个玩笑!我还以为你喜欢那女孩呢!”我不得不给自己找个台阶。“我不会的!我这辈子不结婚!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中大多数人最后都选择结婚,那没有意义,也不道德。”他说“哼哼!”我干干地笑了一下。

 ***我住在蓝宇那里,除了在外面吃饭,大部分花消由他负担。我们都忌讳谈钱,那是蓝宇心中的结,也是我的。我常想,若我们不是那样奇特的相遇,我们一定会更快乐。一天蓝宇告诉我,房东明年不想租给他这间房了。

 “他是不是想涨价呀?”我问“我问过了,他说是因为明年房主可能回来。”“那就再租个地方。”

 我说“特难租!”我想了想,小心地试探着问:“要不我们回“北欧”住?”他没说话,接着做他的蛋炒饭。我将盐递给他,留心观察他的表情,他肯定是不高兴了。

 “算了,那个房子你要是真不喜欢,我就卖了它,正好我现在特别需要资金。”他仍没回答。“你同不同意呀?”我问他将煤气火关掉,笑着看我“我已经把它卖了!”他轻松地说我惊讶地说不出话。

 “你不是说给我的吗?又反悔了?”他象是在有意逗我。“你卖给谁了?怎么卖的?多少钱?”“一个深圳做房地产的,三十八万美元。”他观察着我说。“…”“那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不喜欢就买掉,我听你的”他潇洒地笑。我也僵硬地笑了:“你就这么爱我?”“没错儿!”他还是笑,同时一把将手伸进我的上衣里,我不打了个冷颤。我没问他那钱怎样处理,做何安排。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