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11章
 “你看得还细,怎么着,有“意思”啊?”我斜眼瞧他。“他真是对我格外好!”他象是一本正经地说。我转过脸,瞪着他,看着他放在浴缸边上的胳膊,慢慢凑过去,猛的用力一口咬住他的胳膊。

 他先笑着警惕地看我,当我动嘴的一霎那,他比我反应更快,右手起一股水柱,直冲我脸上来,就象小时候的打水仗。

 我顿时身都是肥皂水,他看着哈哈的乐。我松开咬住他的嘴,奋不顾身地跳进浴缸,骑在他身上,并抓住他的两只胳膊,开始在他脸上、身上咬。

 他一直不停地哈哈大笑…咬够了,笑够了,我看着他:“我们不可能结婚…可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你明白吗?”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他还是那样笑,并点头。“你后悔认识我吗?”

 我又问。这是个我一直怀疑的问题。他笑看着我,摇摇头:“不后悔!”他说得很轻松。但愿这是真心话吧!我想。

 我很冲动,开始摸他水中异常光滑的肌肤,闻着他脸上特有的味道。我将嘴贴到他润滚烫的上。…我搂住他的,将他微微托起,吻他出水面的部分。我将浴缸中的水全部放掉,他宽宽的肩膀,厚实的前,扁平的小腹…我用嘴他的具,然后整个放到口中…“嗯…”他发出愉快的呻,然后为我手…我们再一次到达爱的巅峰。那是我们一段最安逸、平静的日子。蓝宇将要面临着毕业,几乎没有课。

 他说他正做毕业设计,而且还可以赚钱。我每星期会去几次公司,生意都顺手,我正计划投资搞一个实业,那是我没有涉及过的领域,我很有兴趣。

 那时我甚至想过我会和蓝宇一直这样好下去,那就是我感情的归宿。我从来不去想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是否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同,因为我有钱,我可以巧妙地回避并控制这一切。

 我不知道两个gay是否有可能终生(斯)守,但有人说他们最多好不过一年,我不能赞同,因为我曾和一个男孩非常愉快的生活了将近四年。或许正因为日子过得太愉快、太平静了,痛苦也就悄然而至…

 ***圣经上说人有两种罪,一是原罪,是亚当和夏娃犯下并带给我们的,另一个是以后我们受到了魔鬼撒旦的引而犯罪。

 我以前总认为林静平就是那个引我的撒旦。我错了,其实那个魔鬼是我自己…我的生意一帆风顺。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开始尝试在仕途上一显身手,这时我认识了林静平,那是在和美商的谈判中。

 一个不大的美国公司想在中国大捞一笔,他们找到了我。从那个美国鬼子一进来,我就注意到他身边的东方女孩,我不敢肯定她是个中国人。

 她穿着一件宝石蓝颜色的西服套装,头发高高地整齐地别在后面,自然散落下来卷曲的长发。她没配带其他手饰,唯有耳边两只同样宝石蓝的小巧方形的耳环,衬托出她白晰的面颊。

 她的脸型有点象西方人,长而窄,很有现代感。她的五官真的美极了,高纤细的鼻粱,红润丰的嘴

 她的眼球比一般中国人的颜色要浅,呈现明显的棕色,看上去象蒙上一层雾一样。整个谈话过程中,她对那个美国人不卑不慷,显得既认真负责,又高雅自信。她说话时总带着甜甜地微笑。

 “哇!真是个尤物!一定要搞定她!”我心里美滋滋地想。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到她看我的时候眼神很柔,但很大方,从来不躲避我的注视。临出门的时候,我轻轻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我也要谢谢林小姐,使我们谈得很顺利。您的英文很好!”我礼貌地恭维着,其实我根本搞不清她的英文好坏。她没有翻译给那个美国佬听,而是带点羞的说了声谢谢。晚上回家,我将这事讲给蓝宇听,他只笑了一下,没说话。

 “你对女孩一点没有感觉吗?”我问。“女人都很假!”他说“这四年多你在学校里就没女生追你,象你这样的帅哥!”我开他的玩笑。

 “我们那里哪有女生啊!还有首诗呢!“华大”的女生good,就是不好look,要想和她talk,那她只有波ok。”“哈!这是谁说的?”我觉得很好笑。

 “课桌上写的。”“幸亏我没学理工,你们这种工科院校太没劲了,女人都搞不到!”“你还想搞呀?”

 蓝宇笑着问“‘我们老啦!无所谓了!’搞不动啦!”我南腔北调地学着、说着,上了楼。我听到蓝宇哈哈地笑!第二次见到林静平,仍是在我的公司,可这次是在我的办公室里。

 她的老板有事回国,有几个细节,要她一定和我当面谈。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她依旧穿着一身颜色丽的套服,却有说不出的雅气。我们谈的很愉快。当我用礼貌的但有些“深情”的眼神看她时,她会和我先对视几秒,然后从容的弊开。

 “真是个少有的女人!”我心里想。“为了感谢林小姐的帮助,可否请你吃饭?”我轻声说,听起来很随意。她沉了片刻:“好!”她爽快地答应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选定了“天和”饭店的法式餐厅。她来的非常准时,当自动门向两边拉开时,我眼前一亮,她可真是光彩照人。一件简洁的无袖浅灰色晚装紧紧包在身上,右肩(跨)一个黑色的包,和那对黑色的方形耳环遥相呼应。

 她的头发盘着,有几绺青丝又好像随意的散下来。她的身材好!有一米七左右,和我正配,我有些蠢蠢动…她进来的时候,几乎大厅里所有的男人,无论老中老外都在看她。

 当我伸手自然地轻轻揽住她的,并向餐厅走去时,我觉得异常的兴奋、自豪,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足,那是蓝宇永远也不能给我带来的足。那天我和林静平聊到很晚。她告诉我她四年前从“五外”毕业,一直做翻译,这个老美的公司是她的第三份工作。

 她家在南方,父亲是机关干部,母亲是打字员。我看着她优雅的用餐动作,听着她轻柔的话语。

 她那落落大方,坦率、自然的神态,使我有些为她着。当我回到“北欧”(我和蓝宇新家的名称)时,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蓝宇正在看报纸,他仍没有睡:“你怎么不睡觉啊?”我问。“睡不着。”他边打了个哈欠边说。

 “生意谈的好吗?”他对我的生意从来不感兴趣,只是随口问问。

 “还行吧!快睡觉吧!”我关上了灯。以后,我和林静平又约了两次,她还是那样真诚,大方,只是不越雷池半步。

 我们一般在晚上约会,而且回来的很晚。有刘征帮忙应付,蓝宇没有丝毫的察觉。那是个周末的傍晚,我通过一个朋友约好到“陈”家去拜访“陈”他是个金融界的二号人物。

 为了感觉更自然,我临时决定请林静平和我一同去,她欣然答应。那天的拜访可以说是非常成功,有一半要归功于林。她的确有种征服人的魅力。“今天我要好好谢你!”从“陈”家出来,我说。“对呀!怎么谢呢?”“先吃饭,怎么样?”

 “这可不算啊!不过我真的有点饿了?”她甜甜地笑着,第一次出女孩子撒娇的神情,至少在我那时看来,是非常的纯真、可爱。那天晚上我在车里吻了她,我激动,她也很动情。

 “扞东!”她离开我的嘴,叫了一声。“嗯?”“你告诉我,你有子吗?”我很惊讶她会问出这个问题。我笑了:“为什么这么想?”“凭女人的直觉。”“我是个单身,还从没结过婚,要不要看我的户口本?”

 她羞羞地笑了:“知道吗?扞东,我怕!我怕我陷的太深,害了自己也害了你!”很少有女人这么主动地告诉对方她的爱恋,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将林静平送回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我开车回到“北欧”

 进屋的时候蓝宇正在看录像,他没和我打招呼:“这么晚还看电视!你明天不去学校了?”我有意找话说。“明天是礼拜天。”口气显得懒洋洋的。“我要洗澡睡觉了!”我不想和他多说。

 “你最近好像特别忙?”他问。他细心而感。“都是些烂事儿,真他妈烦!”我讨厌他那种怀疑的语气。“…”他没说话。他先躺在上睡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将头灯打开,蓝宇正趴着睡,头侧向一边。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浓黑的眉毛,直的鼻粱,感的嘴显得格外俊秀。

 他面部的神态那么恬静,坦然,没有丝毫做作的痕迹。他眼睛闭着,睫垂下来…我情不自地凑了过去,轻吻他的眼睛、睫…他一定还没睡实,很快被我吻醒了,他翻过身平躺着,我在他身上:“睡觉!”他故作严肃地调侃。

 “不!我要嘛!”我也摆出一副娇态。“要?那你还这么晚回来,不行!”“人家忙嘛!”我娇滴滴地说。我们俩都忍不住笑了,我们喜欢这样互换角色的调侃。“你可真是个小气包子!”

 我仍在他身上。他眼睛看着我:“你没出去搞吧?”“搞又怎么样!你还能不要我了?”我笑着说。“只怕是你不要我了!”

 他的笑容僵住了,明亮的眸子里又透出那种使我恋的忧郁神情。我不知道是受到感动,还是有些内疚,眼睛突然涩涩的:“怎么会呢!”

 我边说,边埋头在他身上亲吻…接下来的两个月,我没有给林静平打电话,倒是她给我打过两个。电话中,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柔美,平和。她只是问我好不好,又闲聊两句就挂断了。

 我感觉心好象被猛的提起,然后又轻轻放下。林静平已经二十五岁了,她比蓝宇要成得多,可这时候的女人是最有味道的。我终于和林静平发生了关系。在这之前,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不”那是为了蓝宇。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道义和法律上的约束,只因为我不想负他。然而我还是和林上了…***那是个官方的非正式的酒会,里面有许多我熟悉的人,我请林静平和我同去。

 不用说,那又是个成功、体面、自豪的夜晚。酒会结束,林静平想透透气,我们来到京城的街上,我搂着她的,不失时宜地向她示爱,就象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无论我对她的爱有几分,哪怕是一分,我也可以表现出十分的热情。可我和蓝宇之间,即使有腔的爱恋,也不能有半点。当晚我带林去了“乡哥”

 我们先在房间里聊天,服务生送来了香槟,我们为“友谊”干杯…出于一个男人的征服,我决定干她。我们先长时间的接吻,直到我吻得不耐烦,我将她一把拦抱起。轻轻放在上,慢慢地解开她的衣服。她一反平时高雅、自信的气质,而是乖乖的、羞涩的、温柔的看我。

 她将盘起的头发放下,乌黑、发亮的长长的卷发散落在上。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双手地抓住她的房尽情,然后将她的双腿举起,我的“家伙”一下就捅了进去。

 很奇怪,和女人干的时候,我总能坚持长时间不。当我看到林静平被我送上一波又一波高的时候,我兴奋,愉快…“扞东!不!不要!哦!天哪!”她激动的喊着,几乎要哭了。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