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9章
 他好像将画儿脏了一块…我没有和他再争下去,我的确在考虑该如何处理这事。我渐渐感觉到蓝宇对我的影响很大,可他一点也没变,除了长的更高更英俊,上技巧更丰富以外,仍和我刚见到他时一样。

 随着轻轻地敲门声,刘征进了我的办公室。他从前是不敲门的。都沉默了片刻,刘征先开的口:“扞东,你别说了,我知道是我有责任…这几年跟着你干,我也攒了几万块,就算赔公司的…

 我只求你一件事,那房子你先别收回去,你也知道我弟在我爸妈那住着,我也没法子回去。等我找到个地方…要不诗玲和小伟…”刘征也住在“临时村”的单元里,和我那套房子一样,都在公司名下。

 他说得很艰难,我们之间还是第一次这么尴尬。我打断他:“现在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本来生意就不好做,这把火烧得更是麻烦,维持都很难了。”我有意夸大其词。

 “我已经让小周打好一份通知,张明和张顺国都开除。他们是直接责任者。”

 我停顿一下,接着说:“你呢,我扣你三个月工资,你给我白干三个月,我是希望你能有个教训。这事就别在公司里传了,我直接让财务扣。”刘征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意外。

 “小伟怎么样了?”我又问。“还没退烧呢!都快两个星期了”他皱着眉头说。“我已经找人和“儿医”的内科主任说好,你下午就赶紧给孩子办转院,那个小医院不行。”刘征更是茫然地望着我说:“那是诗玲的合同医院,恐怕不给转。”

 “无所谓了,就转你的,在“儿医”的费用公司出,还考虑这些干吗?要是孩子真烧坏了有个三长两段,那不是后悔莫及吗?”我声对他说。

 他没抬头,也没说话。我又说:“你这几天肯定也忙,我也不要求你按时上班,早晨八点到下午两点,你帮我盯着就行了,剩下的时间我盯着。现在人心慌慌的,别人我也不放心。”

 他半天没抬头。等他抬起头,我看到红红的润的眼睛。他有些说不出话:“…行!那我走了”他转身开门出去了。我放了一笔人情债,这是蓝宇教我的。没想到四年多以后,我就以高出许多倍的“利息”收回来了。

 冬天又来了,还下了场大雪。刘征请我到他家吃四川火锅,还要我带着蓝宇。那是个美妙的夜晚。蓝宇还有小孩缘的,小伟很快就和他起来,还拉着他到他的房间,给蓝宇看他得的“小红花”

 刘征看着他们进了小伟的房间,对我说:“他要是个女孩儿多好呀!”我知道刘征说的是真心话,我不怪他。

 “他要是女孩儿,我就不要他了。”我有意用开玩笑的口气说:“我真觉得他有意思。”“这也是正常的,别说这孩子真的不错,就是养个猫、狗,时间长了还有感情呢!”

 刘征好意地为我解释着。他无法理解我对蓝宇的感情,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不过,你小子也是个多情种儿!”他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刘征的老婆…诗玲是四川人,曾是名校的校花,居然“下嫁”给了刘征。有时看到他们夫恩爱的样子,我几乎有点羡慕。她教养很好,热情又得体。

 她一定知道蓝宇的事,可她完全没有那种好奇、审视、或同情的态度,无论她内心怎么想,表面上她就象对个普通朋友那样对他。

 深夜,小伟早已睡着,我们四个人边喝酒边聊天儿,我们都有点醉意,我习惯性地抓住蓝宇放在桌子上的手,并放在我的腿上,我攥着他的手和大家聊天,我们谁也没有介意这些,那是种从没有过的认同感,我们不再需要掩饰、隐瞒,一切都那么自然、和谐。可外面冰冷的雪仍在下着…“五一”节加上校庆,蓝宇有将近一个星期的假,我和他的东南亚之行终于成行了。我们玩儿的很开心。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甚至可以在大街上表现出一丝亲昵。

 我一向以为定期的更换伙伴才会有意思,才刺,从没有想到有个固定的伴侣也同样非常幸福,连那种强烈的占有和妒忌心都令人激动。有一次在餐厅里,我去洗手间,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蓝宇正注视着一个英俊的新加坡小伙子。

 我走过去,冲他脑袋上狠狠地拍了一下。他很不好意思。我告诉他我绝不容许他喜欢别人,哪怕看一眼都不行,否则我杀了他。

 他脸红的要命,半天没说话。后来,整个晚上他都在讨好我。其实他比我要感、挑剔的多,而且越来越严重。如果他看到我和其他年轻漂亮的男孩或女孩说话,他就变得严肃沉默,害得我不得不哄他。另外,如果我想有点“出轨”的行为,我一定做得非常小心、谨慎,我绝不可以让他发现。对于这些我不抱怨。我有了蓝宇这个固定的伴侣,可我并没因此完全断绝与女人睡觉。

 我与她们上并非是出于生理需要或喜欢她们,而是种心理需要。我只是想证明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记得我们去看“人妖”表演,他问我他们和女人有什么不同,我说他们都是男的,大部分下身还保留着,有些做掉了。他说太恶心了。我问他要不要找个玩儿,他吃惊地看着我说“你有毛病呀?”

 我知道蓝宇是个保守、传统的人,可我不清楚他是如何看待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我没有与他讨论过我们的关系,但我感觉我们都认为这绝非正常的行为。

 那时的中国比现在闭得多,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渠道去正确的了解我们的感情,而且我们也不自觉地避免了解。***

 八月份,我随一个政府的商务代表团去了美国。我本来不是非常感兴趣,美国这边我生意不多。可没想到我挖到了个大买主,我开始做起了对美国的纺织品的生意。当那个美国佬问到我“配额”的问题时,我告诉翻译,那是小菜一碟,那翻译告诉美国人:那是个花生米。

 我本可以在那里多呆几天,并去洛杉矶和赌城玩儿,可我没有心思,一是我已经去过,另外我想蓝宇,特别想他,我要一个人回来…北京机场里,我远远地就看到蓝宇。过了个夏天,他又稍微黑了点儿,可更有魅力了。

 他穿了一条深蓝色短,配件宽松的灰色无领t恤,前靠近领围的地方有几只小扣子,没有系上,随便的散开。我好像看到他光滑、健康、充青春朝气的肌肤,我已经是浑身燥热,心跳加快。

 他的头发有一点长,从中间很不明显的分开,蓬松地搭在前额上。这是我要他剪的发型,他不喜欢,说象个台湾人。可在这些方面,他从来都顺着我。他站在那里很显眼,我身边两个一同出来的女孩子,一直紧紧盯着他看。

 他看到了我,象我招手…还没出机场,我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冲动,我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在取车,放行李的时候,我有意和他靠的好近,甚至用脸蹭了他一下。他也开始急促的气。车上我们都沉默,他紧握住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可他的心一定也狂调跳不止。

 我伸左手轻轻地放到他的裆上,慢慢的,他已是硬的不得了:“扞东!别!让我好好开车。”他慌忙的说。

 我继续摸他,我知道他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他会用心开车的。“我要折磨他,让他受不了!”我激动而疯狂地想。他将车子停到一个饭店门口,我问:“干吗?”“我开不回去了!”他看着我说。

 我们没再说话,迅速地来到大厅,开了个房间。就在关上房门的的一霎,蓝宇猛地抱住我,同时他的嘴在我的嘴上,拼命的吻我,我也一样搂住他,吻他…

 我将手伸进衣服里摸他,我感觉到他宽阔的前和平滑脊背。我将他推倒在上,开始撕他的衣服,我从那几个趔开的扣子撕起,我要看到他那让我不能自持的身体。

 我扒他的短,不管皮带和拉链划过他的皮肤,是否使他疼痛。他真美,已经成了的男人的身体,还带点少年的韵味。

 我来不及看他的表情,我要把他扒光,我要占有他,那个机场上俊美的男孩,我为他付出太多,他是我的!我又一次跪在他上面,我的手抓着他的头发,我将我大的“家伙”送到他的嘴里,大概是太用力,太深,他几乎呕了一下。

 可他看着我,永远是那么痴的神态…我让他翻过身来,跪在上,我使劲按着他,他的头贴到了上,我连唾都没有沾,就一下下地将茎生硬送了进去,由于缺少润滑,我的老二都觉得疼。我大力地。我仍觉得有点疼,可越疼我越觉得…“哦…哦!蓝宇!蓝宇!”

 我终于在极度兴奋中了!他也累得倒在上,他还没有高。他看着我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太疼了!从没有这么疼过,我疼的都出汗了!”他着气说。

 我爬到他身边,我搂住他,边吻他的脸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我怎么也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知道他那么痛苦,我真觉得有点歉疚。

 “我还想你要把我死呢!”他不高兴,可也并没真的生气。我开始他,为他口。我嘴忙着,手也抚摸着他的身体。干了一会儿,我停下,抬起头看着他问:“你想不想从后面来?”我的意思是对我

 他很惊讶:“我没试过!”“我也没试过!第一次给你来试。”我打定主意,只要能让他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教他往茎上抹足够多的唾,然后我也象他刚才那样趴着,我感觉到他犹豫着试图往里

 “用力,用力才行!”我象教个小孩干什么事一样。他真的用力了,一下子就进来了。疼!果然疼!我一点都不喜欢。可我忍着,他能为我忍,我为什么不能?他总算是了,我有种想去厕所的感觉。“喜欢吗?”完事后我问他。“没有你用手和嘴的舒服。”他说。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