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8章
 我在想着他昨晚的话,他后来越来越迷糊,说了许多话,说他害怕周围的老师、同学,怕他们看出来他的事。

 他说只有和我在一起他才放松。他说自己已经是无药可救了…他不应该怨我,如果说一开始是我把他拖下水,那么这一次,我也被他拖下水了。我认了!我又想到了死去的老爸和悲痛的老妈…

 ***那的确是不平静的一年。四月十五号,蓝宇兴奋地告诉我他们罢课绝食了。“瞎闹什么呀!好日子过腻了是不是!”我很不屑地对他说。“你从前也是大学生,也应该有忧患意识。”

 听着他纯真的话语,我忍不住要笑:“你们要是真为国家担忧就应该好好念书,我们呢,好好做生意”我在同他逗乐。

 “你们这种人,才是国家的蛀虫呢!”“这亏得不是‘文革’,要是‘文革’,你还不把我揪出去游斗”我边开着车边笑着对他说。

 他也笑了,然后又担心的问:“这么闹下去,对你有影响吗?”“有啊,我将来要是做不成生意,又没其他本事,那不就要上街乞讨了吗!”“我养活你呀!”他得意地笑。

 “算了吧!我宁可去讨饭。”我停顿一下,用比较严肃的语气又说:“你别陷得太深啊,有倒霉的时候。你看‘文革’,有几个好下场的。”

 “我不会的,我连绝食团的都不是,算是最外围的。”那时候大部份学生在“革命”也有少部分趁机干着自己的事。

 蓝宇说学校里的“托派”(准备考托福的)“麻派”(打麻将的)和蝴蝶鸳鸯派(谈恋爱的)是“革命”的最大受益者。我说他算蝴蝶鸳鸯派的,可他说不算,那是指正经谈恋爱的。他一定认为我们是不正经的偷

 我们在一起算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学校已经完全停课,他什么事情也没有,我除了和他上的愉,就是带他到饭店里玩儿,我会小心的经常更换地方。

 我知道几个gay的场所,但我从来不带他去,他就象块完美无瑕的玉,我惟恐别人染指。有一次我们去了一个有“三陪”的歌厅,我特意找了个年轻,看起来清纯的女孩陪他,可整个晚上他都显得有点拘紧。出门后我笑着问他:“怎么了?吓坏了?”

 “没有,没意思,我不喜欢!”“你应该练习和女孩在一起,否则你将来怎么找老婆?”“…”我现在已经对他非常了解,他的沉默往往是不高兴的表现:“你现在还小,将来就会考虑这些问题了。”我又补充了一句。“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咱们这样不是好的吗!”他说。

 我微微地笑了一下,没出声。“你想结婚吗?”他停顿了好一会儿,忽然问我。“想呀!也许过两天就找到老婆了!”

 我有意逗他。那已经是午夜,我们站在一个黑暗、寂静的停车场里。周围没有人。在暗中,我看不到清他的眼睛,可我已感觉到他那忧郁惊恐的眼神。“扞东,我已是无路可退了!”他低声地说。我们站的很近,我猛地抱住他,紧紧的。

 “我也一样”我心里想。我快为他疯了,我一闻到他的气味就激动不已…我将我的嘴贴到他的嘴上,我狂吻他…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室外、在公共场所接吻、拥抱…

 可惜那时没有明媚的阳光,只有漫长的黑夜…六月三号,我刚蹋进公司的门,就接到蔡明的电话,他神秘又兴奋地告诉我,晚上要动手了。

 他的消息的准确率是百分之九十九。我也觉得早该动手了。到了下午,我又接到我妈的电话,她要我今晚千万不能出去,我笑着问她,我为什么要出去?我也不想动。放下我妈的电话,我打电话到“临时村”告诉蓝宇下午不要出去,等我回家。

 可两个小时以后,他电话中告诉我今天晚上情况紧急,他要和一个同学去“大前门”我急了:“今晚绝对不能出去!”“我们就去看看,晚上一定回来。”“不行!我告诉你,今天晚上肯定要出事的!”

 “你怎么知道?”我烦透了,还要耐着子向他解释:“百分之百的准确,你就别问了!”“那我一定要去!”他变得兴奋地说“你丫脑子里进水了?!”我开始紧张。

 “我十点前一定回来。我会小心的!”他主意已定。我奇怪他为什么有时会如此固执。我放下手里所有的事,开车飞奔回“临时村”可他已经走了,手机、call机都没有带。

 “这就是喜欢上一个男孩的“好”处!”我焦急又气愤地想。我开着车在北京城里转,到处都哄哄的,充了紧张的气氛。已是半夜十一点多了,我疲惫地坐在“天大”的校园门口,高音喇叭里不停地放着国际歌和国歌,不停地响着个具煽动的女孩的声音,她要大家去声援“大前门”

 空气中充,天空没有一颗星星,使人压抑之极。我不停地往“临时村”打电话,可没有人接。我不得不又回到“临时村”我没有进屋子,而是坐在马路崖上,那是一条进“村”的必经只路。

 我一接一的不停抽烟。从下午到现在我没吃过一点东西,可毫无感觉…眼看着天将要放亮,我已经绝望到了极点。我不住呐呐地自语:“蓝宇,蓝宇…”

 “我必须出去,死也要出去!”我这么想着,准备去发动汽车。远远地,一个人半走半跑地向这边来,是蓝宇,那感觉我不用看都知道。

 他白色的衣服上蘸了血迹,连脸上都斑斑血痕。我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简直是法西斯,是畜生!”他愤愤然地骂着。“你怎么了?”我已经傻了。

 “我没事的。”他边看看自己的衣服边说:“都是别人的血!”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已是头晕目旋…他是从“北河”走回来的,他不停地向我讲述所发生的一切:

 “第一次打的时候,所有人都往后跑,我也趴在地上,停了以后,我看见前门一个人没有动,就去拽他,可我抓了一手的血…我身边有个女孩,我想拉她走,可她吓得呆在那里不动,这时又打了,我扑到她身上,将她在下面…”

 随着蓝宇的讲述,我的脑子里也随之是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我看着他…我真难以想像,顺从、文雅、多情的他居然在林弹雨中去保护别人。虽然紧张了一夜,可我们仍兴奋地睡不着。他躺在我怀里:“我还想我会死呢,见不到你了。”他说。

 “哼!你也真够自私的,我差点就去了“大前门”就是你不死恐怕我也得死了!”“你真的这么…喜欢我?”他的‘喜欢’二字说得很轻,象是羞于出口的样子。“我恨你!想杀了你!”…刚刚告别了死亡的恐惧,我们开始互相抚摸。

 我们都在用相互的体来证明对方还活着。我用脸蹭他感的肌肤,那是热的,是有生命的,我仍然拥有他!他也同样蹭着我,还不时抬头看我,他喜欢这样。

 他漂亮的眼睛里充了无限地陶醉。他停下来跪在地毯上,我也从上下来,走过去,他用手搂住我的部,用嘴着我的茎…我抓住他的头发,看着他生动的脸,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失去他!我不能!我不能!”

 我几乎喊了出来。我顺势将他按倒在地,双手捧着他的脸。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爱你!”我说出了对女人都没说过的,在我认为是非常麻的话。我讲的很自然,那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语言…我们再一次沉醉在“爱”的情中…那的确是爱,绝不仅仅是“

 无论世人如何看待,可我真的曾经实实在在感受到这些,每每回忆起来,我仍激动不已。我的爱是看得见,听得到的,可蓝宇的爱,我只能去感觉。***从六月到九月,蓝宇更是轻闲的无事可做。他要我帮他找个活儿干,说不是为了钱,只想多一些实际经验。

 我答应他,条件是他去驾校学车。他从我在建筑公司的朋友那里接到许多设计和画图的活儿,他又变得比我还忙。他得到驾驶执照那天,作为礼物我送给他一辆“凌志”

 接受的时候,他笑着说声“真!”就完了。我的生意情况很差,到处都在“制裁”我不在乎,因为大家都一样,这是暂时的。

 可偏偏这时雪上加霜,一个仓库失火,价值七百多万的小家电产品全部烧掉。刘征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闲聊的时候,我告诉蓝宇我准备将刘征开除:“值得吗?你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他一边看着他刚完成的一张效果图一边对我说。

 “他也太过分了,明知道现在是最不景气的时候,还拆我的台!”“又不是他的直接责任。”蓝宇仍在修修描描。

 那是一张钢笔淡彩的建筑绘画,这是他告诉我的。“我事先就知道那个仓库电路上有问题,告诉过他要找电工修一下。”

 “你不是说他这两天小孩病的很厉害吗?他一定是忙糊涂了”蓝宇一向宽容。“那是他自己的事,我的损失谁来弥补?我没起诉他就算对得起他!”“你们商人可真不讲情意。”他笑着说。

 “商场上只讲利益,不讲情意。学着点!”我一副教训的口吻。“商场以外呢?朋友呢?”他随口又问。我没说话,我不知道。

 “你就是把他开除了,损失也不能弥补回来。他人好的,这次你要是饶过他,他一定会感激你的!我!坏了!”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