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2章
 “刘征,还有外地一老哥托我照看他儿子,今年刚考上北京的”“你揽的事还不少”她笑着说大概六七点钟的时候,刘征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男孩,远远望去,身材不高,也不很出众,我一下觉得失望的,心里骂着刘征。

 “张姐,卫国”刘征和大家打着招呼。那男孩站的比较远,眼睛一直看着刘征。“这就是陈总”刘征转过身给我和男孩介绍。“他叫蓝宇,姓蓝,不太多。”“你好!”我笑着伸出手。

 “您好!”蓝宇有点紧张地和我握了下手就在握手的一刹那,他抬起眼睛看着我,那眼神我终生难忘,明亮的眼睛里充了忧郁,不安,和怀疑。

 他没笑,没有丝毫那种我常见的讨好的微笑。他长得不算白,但脸上很干净,面目十分清秀,鼻子直直的,嘴闭得很紧,似乎没什么表情。

 我的心猛然狂跳起来,那是一种久违了的冲动。我毕竟不再是头小子了,连忙避开他的眼神,并看看身后忙着玩球的张姐他们,随口问了一句“喜欢打保龄吗?”

 “我不会”听起来是北方口音。“北方人吧?”“对”“他大概还没吃饭呢”刘征小声的对我说。“行,正好我也没吃饭呢”

 “张姐,我有事干了,我得请我侄子去吃饭,别到时候别让老哥骂我待侄子,你们去不去,我请客”我大声对他们说“算了,你自己乐去吧”我老是感觉张姐话里有话。无所谓了。

 我们开车去了“乡哥”饭店,因为那里有我开的包房。“乡哥”的中餐厅很大,光线很亮,金碧辉煌的,就是粤菜不太好吃,但总比意餐和法餐可口。“你多大了”一路上我们几乎没说话,直到在餐厅里坐下,我才问他。“十六,快十七了”

 “你怎么上学这么早?我记得我上大学那年都快十九了”“早上一年学,又跳了一级”他仍然没有笑容,但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我,很有教养的样子。他忧郁的眼神几乎使我不能自控,我脑子都是将他按到上的想象。

 “还习惯北京吧”我说得很快,习惯二字都连到了一起。“嗯?”他脸有点红,看得出,他听我的北京话有点吃力。我笑了:“我刚来北京时也听不懂这帮人说什么,尤其北京男人说话,污里污突的,特恶心。”

 我把大学时同宿舍方建的话安在了自己头上。他的嘴稍微动了一下,就算是个笑吧,很勉强。菜几乎一口没动,但很快吃完了两碗炒饭,看得出他真是饿了。

 “学建筑?很好啊,将来肯定不缺钱花,我以前有两个学建筑的朋友,大三的时候帮人家画图,富得让我们这些学文的穷鬼眼红”边走出餐厅,我边与他闲聊。

 “考到哪个学校了?”我又问他没说话,眼睛盯着电梯的门。我有点儿吃惊,看来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难道他说的其他的话都当真?

 依我的经验,这不太可能。电梯里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突然想起半年多前领一个“外院”的女孩来这里,她不是个处女,但是个雏

 我不缺乏嫖的经验,但男孩还是第一次。我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衣着,深兰的布子配一件白色的圆领背心,很简洁干净,只是子比较短而且都很旧。

 另外,我发现他一直在观察我,哪怕是一个很细微的动作。进了房间,他看起来更拘紧,一直站在靠门的地方没动。

 “随便坐,这是个套间,外面算是客厅加饭厅,里面是卧室”蓝宇仍然站在门口。我打开电视,并随手将遥控器递给他。

 “看看电视吧,有很多有线台节目。”我停顿一下,眼睛盯着他:“随你啦,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从不勉强别人做事。吃饭,聊天儿,个朋友也好。”我笑着说。

 他接过遥控器,忧郁的眼神落到我的脸上,很快又慌忙避开:“我,我看电视吧。”“随你,我下午一直在外面跑,要冲个澡。”我说着进了浴室。

 七月的北京闷热,亮天的时间也特别长,已是晚上九点多,外面天才刚刚全黑。我一个人穿着浴衣坐在沙发上琢磨着怎么让这小子快点就犯。他此时正在浴室里。我要了两杯酒,是那种口味比较甜但后劲大的,然后将一盘“片”放进录像机里。

 一切就绪,我不免有点紧张兴奋。他从浴室出来,穿着淡兰有些肥大的睡衣,(我这里总是准备着全新的浴衣睡衣)前面的头发零地搭在前额上。

 “要不要喝点酒,很解乏”我说着,将一杯酒递给他。他接过酒,手足无措的样子,仍站在那里。

 “坐呀”他坐下,似乎还偷偷地舒了口气。电视屏幕上一个漂亮的全的洋妞正给另一个使劲添着,那个被添的双手正撮着自己的大叫着。

 他象是被什么吓到,一动不动的坐着,双手紧紧握着酒杯。我知道他一定是第一次看“片”“有过女朋友吗?”“有过女朋友吗?”见他没说话,我又问了一遍。

 “没有”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来他已经了方寸。我回过头来看他,他脸很红,神情慌乱。我轻轻地将手放到他的两腿之间,在裆的地方。他的身体几乎象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他的老二已经硬的不得了。我先把电视关掉,他转过眼睛看着我,茫然中带着羞却。我解开自己的浴衣,出健壮光滑的肌肤,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身体。

 我俯下身,不慌不忙地掉他的睡,他轻轻的咽了一下口水。他的茎不是太大,但也不是很小的,他的身体是一个没完全发育好的少年的样子,略微有点瘦。

 我开始为他手,然后让他平躺在沙发上,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我用舌头添他的身体,用手轻轻的抚摸。

 “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他看着我,不至可否。我知道第一次干处女还是童男都一定要温柔体贴,这会使他们终生难忘,将来他们就百依百顺了。

 我的嘴慢慢移到他的嘴上,用舌头他的嘴。他的嘴开始很僵硬,但很快也开始和我吻起来。说实话,那时他的身体不是特别吸引我,倒是他干净的童子身使我激动不已,我想我是对自己的过去自恋、自怜吧。

 还有他的眼神,那是我最不能忘的。我疯狂地在他脸上身上吻着,手也不停地在他的茎,丸还有门附近抚摸,他象是也进入状态,紧闭双眼,沉重地呼吸。

 突然他的手猛然地抓住我的胳膊,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男的呻,他了。神态看起来压抑的。我有点想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

 那天晚上,我们又干了两次,第二次是我为他口,他又了。第三次是他给我口,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我没有要求他。因为还不是时候。也许是酒的作用,也许是他太累了或是太年轻,他很快就睡着了。

 我看着他年轻英俊还带着稚气的脸,在想:我真的要请刘征吃饭了。第二天早晨我起的很早,说好八点要和建行信贷处的处长一齐见行长,关于一笔五千万的贷款。

 看蓝宇睡的还很沉,我没叫醒他,先要了份早餐到房中,然后留了个字条,大意是:若有什么要帮忙的就通过刘征找我,并让他吃了早饭再走。我留下两千块钱,比说好的多了一千,本来我想留三千,又想以后他“狮子张大口”我倒不好说话了。

 贷款的事基本上敲定,中午我请大家吃饭。这时刘征打来电话:“你今儿早上走的时候,那小子没醒呀?”“对,怎么了?”“饭店打来电话说房间里留了一千块钱,还有个字条”

 “什么字条?”“他说拿走一千块,算是借的,将来有钱换你。还说再和你联系”我沉了便刻,不知该说什么:“行,就这么着吧,我现在特忙,回去再说。”关了手机,我心里隐隐的觉得自己和这个男孩之间可能会有更多的交往。

 ***郝梅应该算是那种白领丽人型的女孩,她在一家合资公司里做销售管理。对于女人我只喜欢两类,一是校园的女孩子,再就是象郝梅这样。我讨厌那些歌星模特之类的。

 她们要的多,可货又不新鲜,而且气质也差。可男孩我更喜欢那些玩音乐,绘画的,他们大多是临时客串,或者为了钱,或者为了一时新鲜刺

 当然找男孩要比找女孩难一千倍,高水准的更是凤麟角。郝梅最吸引我的地方既不是她漂亮俏皮的外表,也不是她聪明感的头脑,而是她丰肥美的股。

 她的股不象一般的东方女孩那种扁平的感觉,而是圆润的,很厚且肌肤细腻,连走起路来都雄赳赳地撅着。

 我和她干的时候只用两种姿势,一是我坐着,让她坐在我的巴上,我的双手可以托着她的大股,另一个方法是让她背冲着我,跪趴在上,我同样可以享受她的美

 这些事我当然不会让她知道,否则她会认为我俗。这半年多一直跟她约会,每月单给她买的七八糟的礼物也有八九千块。还没进十一月份,树叶都快掉光了。周的早晨我缩在被窝里酣睡,一只手还没忘了放在郝梅的白股上。

 电话铃声大做,我不得不睁开眼睛接电话,是刘征打来的:“你丫有病呀?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含糊地嘟囔着“早?你看看都几点了?快十二点了”

 “什么事?”我有点不耐烦“今天上午蓝宇给我打电话,说他刚期中考完。我猜大概想你了”刘征也有点不客气。“…”“你忘啦?”“我知道,你让他…”我看了下表:“两点,我两点在“乡哥”等他”放下电话,我一扫刚才的困倦,一下子很兴奋,爬起来开始穿子。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