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
第1章
 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前,我每天晚上梦见他回来了,我总是惊讶又狂喜地问:“你不是死了吗?你没有死吗?”

 三年后的今天,我仍是常常做着这个同样的梦,不同的是,现在的梦中我会反复的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个梦,直到我醒来。

 温哥华的天气那么宜人,好像从没有过象北京那样飞沙走石,或是闷热的时候,总是明媚的阳光伴随凉爽的微风。每天清晨醒来,我会茫然地想“这是哪里”?看着窗外美丽的枫叶随风摇摆,看看身边睡的年轻女人…我的新老婆,我轻叹了口气,重新又躺下来,继续梦中的回忆…

 我在中国曾经算是个高干子弟吧,但不是不学无数的那种。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读到大二,已经与周围的狐朋狗友了个不大不小的公司。

 大学毕业后拿着一笔不小的贷款建了一个自己的贸易公司,什么赚钱干什么,尤其那几年与东欧的生意做的特别火爆,五年后靠着老爸的关系,也仗着自己有点聪明才智,已有了个上亿资产的公司,那年我二十七岁。

 那时的我从没想到过结婚,甚至都没有特别固定的伙伴,我说伙伴,是因为那包括女孩也包括男孩,从大一时我就开始女孩,与我第一个上的女人我仍然记得很清,她是个比我高两年级的漂亮的女生,眼睛不是特别大,可睫很黑很长,高的小鼻子,使我有咬一口的望,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

 我们的第一次是在我家中我的卧室里,那天我们逃了课,我先借故将小保姆打发出去,将她领到我家。

 她看起来很兴奋,我们先是不停的接吻,然后我试探着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好像没有任何反应,仍投入的和我吻着,直到我双手握住她的两个房,她才微微皱了下眉。

 一边轻轻地推我一边含糊地说不行,我的心已经是狂跳不止,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她的拒绝倒象是给了我动力,我也含糊不清的叨念着“我爱你,我一定娶你”之类的废话。

 我慌乱地去她的衣服,自己只把掉,举起她的双腿,连忙将具往里送,连送了三四次,总不得要领,最后还是在她的帮助下才找到入口,只可惜进去还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行事就一如柱了。

 那女孩哭了,不知是高兴的还是伤心的。我想大概女孩第一次都要哭的吧。直到一年后,我已经算是经验丰富了,才知道我根本不是她的第一个,恐怕连第三第四个都说不准呢。

 以后的我不停的更换身边的女孩,对我来说找女人已经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摆她们。我的心里多少有些讨厌这些女人,她们总在从一而终,或非我不嫁的问题上和我纠,使我有一段时间对女人望而生畏。这时圈儿里一位老哥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他是在歌厅里唱歌的,我也开始了另一种新的玩儿法。

 时间太久了,我怎么也无法记起他的名字,但他的模样仍清晰可见,他很白,还算清秀,听说他已经二十多了,比我大,可看起来也就十八九的样子,(玩儿这个的男孩的年龄是不好问的,比女孩都忌讳)唯一的缺陷是脸上有几个“青春豆”

 我们先是在他的歌厅里,我点了两次他的歌。他健谈,但又有些缅腆。他下班后,我们一起去了他的家。一路上,他不停地和我聊这聊那,我倒显得有点被动。

 看的出,他很心细,而且好像一直在试探我的反应。他的家还不错,是个一室一厅的单元房。家俱也不少,可收拾得非常干净,使我一下想起肮脏的八人一屋的宿舍和自己零不堪的“狗窝”

 “我爸妈给我准备的,让我结婚用的”他一边笑着跟我说,一边用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瞟着。“我先洗个澡,歌厅里的生人味道太重,你要不要…?”

 “等会儿吧!”我声音有点儿不太客气。我实在是想掩饰自己的恐慌。没想到这比和女孩子第一次上还难。没过太久,他从浴室里出来,只穿了一条内,身材很匀称,我还注意到他的头发是干的。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种,我突然觉得他好像一下变了,他没再说话,开始轻轻的抚摸我,慢慢地将我的衬衫掉,并在我身上来回地吻,手也不停地在我裆上摸索。

 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可我的确开始激动。但不知为什么我仍是很僵硬地坐着,他好像也注意到了,停下来,抬起头,用一种柔柔的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天,我从没有被这样刺过,他调起我全部的望和感情:爱怜,疼惜,又带着征服甚至是待的冲动,我猛然把他按到上,用手在他身上摸,那是年轻男体,细腻,却很有弹,完全不是女人那种软绵绵的感觉。

 他帮我子,当拽下内时,我那个大,充血的丑陋玩意儿象是一下跳了出来,他笑了“这么大?”说着,便开始用他的嘴上下套

 我不停的大口气,情不自闭上眼睛。那的确是太刺了,我也曾要求女孩帮我这样玩儿过,但她们好像都很勉强,不是两下就停下来,就是她们的牙齿居然碰到我的茎。

 他仍在上下左右地着我的茎,同时手也套着自己的巴。“我要了”我情不自的喊道他松开嘴,用手同时为我和他自己上下套巴。

 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一下子了出来。我从没这么爽快过…没有任何义务,完全是享受。稍稍定了定神,我看到他的“家伙”还大着,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的确不太想给他口

 他倒不是很介意,耐心地把我的一只手放到径上慢慢,他自己的一只手放在门的地方轻轻地,他开始激动,身体的肌象是在上下抖动,还伴有如女人一样的呻

 我的另一只手也帮他在门附近撮,他拼命摇动着身体,呻气,直到。事后,他告诉我我是他好过的最帅的男孩,他的其他“朋友”虽然技巧很,但都没有和我玩儿过瘾。

 不知为什么,我听后并不高兴,觉得自己的两次童子身都给了这些“老”女人“老”男人。我想我应该把失去的损失补回来,我要好好玩。我抱着这种玩的心理,仗着手里与俱增的钞票,混了不少的“傍家”直到我认识了蓝宇。

 我说过,二十七岁的我好像是功成名就了,不可一世的。生意以外就是和朋友们或是情人们一齐瞎混。那天上午生意谈的还算顺手,中午正想着晚上干什么,刘征进来了,他是我的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我们算是“发小儿”

 “嘿,今儿我看那俄国小子走时可不太高兴”他一进门,就笑着问我。“他还想在我这找便宜,愿意不愿意做随他便,就他这两下子,哼!嘿,今晚去“皇都”打保龄,你去不去?”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不请郝梅呀?她今天上午还给我打电话问你好呢。”

 “算了,没心思,你替我送她个包儿什么的,少让她一天到晚的给我打电话”“嘿嘿!又腻啦?”

 刘征坏笑了一下“说真的,前两天我在“国贸”楼下认识了个小子,是今年刚考到北京的学生,好像走投无路的样子,有没有兴趣?”

 “得了得了,我现在是男的女的一概都没兴致,你怎么总能钩搭些不三不四的人,干净不干净呀?怪恶心的”我笑着说“真的纯的,绝对是圈儿外的。

 刚十六岁,考上大学了,我猜是缺钱。他不太愿意讲,反正是等钱用。”“也许是个骗子呢,民工吧?现在北京这种骗子多着呢!”刘征没再和我争下去,又聊起新雇来的俄文翻译不太老实的事。

 刘征比我大两岁,但却和我同届。从小学初中一直同班,高中我们仍是同校但不同班,我读文科,他读理科,考大学时他没我运气,只考入一所市属的师范学院。

 毕业后,不甘心当个穷中学老师,便到我这找口饭吃,我自然是不会漫待老朋友的,虽然我从不需要物理人才,还是让他做了“总经办”副主任,没什么具体的工作,算是我的耳目吧,另外也帮我找些“好玩儿”的事。

 我最喜欢他的虽然聪明却不失厚道。而且不争强好胜,不太有妒忌心。另外,他“那”方面正派,但却容忍我的不正派。

 “行,就这么着,我晚上去“皇都”找你”刘征说着想往外面走。“嗯…要是你觉得那小子真不错,就代他一块儿来吧”“行”刘征笑了笑。“你打算怎么跟他说”“就说是陪一位陈总玩儿,总之我会暗示他的。

 1000块。”“这么便宜!可得干净啊!”“放心吧,肯定是个virgin,只怕人家还嫌你不干净呢”

 “我你大爷”我笑骂着。***我一直喜欢“皇都”的保龄球房,宽敞,人又不多,尤其是见不到那些街上的混混儿。

 约来一起玩儿的还有卫国和张姐,张姐可是个有来头的人,我们关系很好。她看我朝门口望了一下问道:“等谁呢?”  m.WUwXs.Com
上章 北京故事 下章